爱情百科

广告

诗样岁月烟水情怀几许?

2012-01-21 22:25:28 本文行家:郑亚芹_子墨

爱情诗样岁月烟水情怀文/夕蕊往事岁月的回声半欹于韶华的拐角处,轻轻拉拢时间的外衣。往事便是那一枚枚干涩、松动的纽扣,看似摇摇欲坠,其实早已被青春作线钉成永久的存在,只是任多少眼泪都冲刷不出旧日的润泽。如同一首老歌,一次次被遗忘,又一次次被召唤,每一次回味,总有一些窃心的音符被尘埃篆刻成字,却不是永恒。聚聚散散,兜兜转转,终是独在天涯,风雨分明。生命繁冗,喜悦与芳华刹那即逝。一朵花开,一行雁徙,我们

爱情爱情

 

诗样岁月   烟水情怀

                              文/夕蕊

 

往事  岁月的回声

 

       半欹于韶华的拐角处,轻轻拉拢时间的外衣。往事便是那一枚枚干涩、松动的纽扣,看似摇摇欲坠,其实早已被青春作线钉成永久的存在,只是任多少眼泪都冲刷不出旧日的润泽。如同一首老歌,一次次被遗忘,又一次次被召唤,每一次回味,总有一些窃心的音符被尘埃篆刻成字,却不是永恒。

       聚聚散散,兜兜转转,终是独在天涯,风雨分明。生命繁冗,喜悦与芳华刹那即逝。一朵花开,一行雁徙,我们视而不见,还在指尖精心拼凑着破碎的唯美,妄想把一个人的神伤,变成一群人的寂寞。

       害怕夕阳夺走了明媚,枫叶会抖落最初的邂逅,甘愿抱紧生硬的偏旁部首,和清风一同老去。跟随厚重的诗歌摇出低沉的呐喊,前世的撕心裂肺,是对今生蹉跎的一种呼应。此刻,会有一位叫做“浅吟低唱”的女子用温柔的唇语唤醒心曲的裂痕,与掌纹合成岁月的回声。

 

爱情  季节的等待

 

       时常思索,自己该用哪一种季节去开启爱情的真谛,春之蝶,夏之花,秋之叶,冬之雪。

       春与秋从来隔岸相望,是不是夏的插足,令到秋失却爱的水份,顶着腊黄的容颜,不得已才投入冬的怀抱,却不知,春归前的最后一场雪才是它最后的归宿。只是纯白的坟墓里再也开不出火红的玫瑰。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我的容颜,究竟是你生命的多少分之一。

       我曾在你最爱的那本书中匆匆埋下一段告白,却忘了铭记页码。如此,你是否愿意屏气凝神,忽略百花的艳丽,一字一句,直至读响我的心跳。

      你要懂得,我的简约只为你坚守,我的温柔只为你延续,我的清醒只为你糊涂。

       假装贪玩,于季节的交替中迷失了方向,在黄昏与黑夜的间缝里游走,那么,你会不会将距离踏成碎片,与我执手把时间磨平,把过往写淡。

 

角色  心情的转换

 

        一粒沙,一片天。

       拈一瓣落叶的传说,编进麻花辫,从心底吐出一圈无邪的微笑。白云深处,泪水与雾色重逢,凝结成不朽的记忆,顺着脸庞滑落,打湿了发尾的野菊花。任指尖的沙,漏成一座荒丘,我只需留那一粒藏有你名字的渺小,在江南春开的时候,以环月犁开苏堤一角,播种。无需任何刻意的灌溉和施肥,你是我专属的孤独。

       一座城,一场梦。

       挽起发髻,着上长裙,不与流水作荒谬的追逐,有一种静美是飘浮于时空之上的淡泊,能够穿越沧桑的眼神吻上羞赧的露珠。沉沦之外,无须言说的心照不宣,各色迥异的心情堆垒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不作厚重的铺垫,隐晦的折射,主角配角都是自己,牵住荒芜的雍容,跳起动人的旋舞。

 

呼吸  无言的纯美

 

       用人间最流畅的呼吸将月色擦试出梦寐的可爱与高贵。

       收藏被岁月风干的天真,如同一位慈爱的母亲珍藏子女的童衣,每一条皱纹都会泛出幸福而辛酸的微笑;品一碗绿茶,水的甘甜与绿的清香,饱满的叶儿会在碗底尽情相拥,一改它们前世相生相错的宿命。

       一生写诗,不为谁。只是单纯地给浮躁寻一方栖息之地,把思考留给冷静去自由发挥。

       所有的手法,邪恶、魅惑、古典或是沉郁,都是机缘酝酿出的一种情愫,无关始终。天涯、咫尺、陌路或是擦肩,都是呼吸在生命里流浪时遭遇的斑驳。

       借铩羽的蝴蝶一双透明的翅膀,它会放弃对花儿的暗恋,怀着感恩的心,余生只翩跹于我的掌心,把心事嵌入我的诗行,明知结局呼之欲出,亦是无怨无悔。

 

沧海  尘烟的水冢

 

       你我,诚然只是沧海一粟,卑微得无力诠释“山般仁厚,水样坚韧”。一棵树扎土,一滴水入墨,不过是风过无痕,烟去无踪,蜻蜒点水,引不来花香,荡不起波澜。生活,原来需要承受诸多不经意与无所谓,方能沉重如诗,忧郁如泪。

       我们不断分享着他人永恒的精彩,往往忽视自身的存在。蝶儿之所以涉水,也许只是内心的爱火点燃了一个明确的目标。矢志不渝是所有生命最初的本能,朝着同一个方向出发,世上却没有两双完全相同的瞳孔能够折射出一样的光线,于是,有人退缩,有人绕道而行,有人因祸得福,有人因福成灾。

       这一切,都懂得,却始终不能了悟。因为无法取舍,才会在黑夜像个不暗事事的孩子背对月光思量,好怕,仰望天空的眼神会被星星攫取少有的温暖。此时,更加羡慕尘埃是多么睿智,以海为冢,与鱼为伴,不作墓碑,永居透明,永久遗忘。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郑亚芹_子墨郑亚芹,女,而立之年,笔名子墨舞蝶..文笔唯美秀气,含羞带露,用赤诚滚烫的文字,书写红尘万象,缠绵缱绻。任四家网站论坛版主,作品刊发于《燕赵晚报》、《大众阅读报》、《经济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