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百科

广告

我为何成了他前妻的替代品?

2012-03-06 22:01:21 本文行家:郑亚芹_子墨

素手折柳处素手折柳处他人言欢文/子墨舞蝶黑漆漆的夜晚,房间里时钟的滴答声让这个夜变得狂躁不安。惠芸摸摸身旁空空的被子,知道陈凯又去阳台吸烟了,泪水,不由自主地顺着惠芸皎洁的脸庞滑落。

素手折柳处素手折柳处

 

素手折柳处他人言欢

文/子墨舞蝶

 

 

       黑漆漆的夜晚,房间里时钟的滴答声让这个夜变得狂躁不安。

       惠芸摸摸身旁空空的被子,知道陈凯又去阳台吸烟了,泪水,不由自主地顺着惠芸皎洁的脸庞滑落。

       此去经年,为何所有美好的爱情都消失在了无望的等待里。

 

       惠芸曾经是公认的高材生,只是大学填报志愿的时候听从父母的建议选择了幼教专业,本来指望四年大学下来可以去某个高校教学幼师的学生,结果走出校门才发现像惠芸这样没有背景没有关系从农村考学走入城市的,想拥有一份好工作是多么的难。

       面对一次次找工作碰壁,惠芸不得已去幼儿园应聘,做了一个幼儿园的阿姨。好在天真可爱的孩子很快让惠芸变得阳光而快乐起来,理想抱负都渐行渐远,谋生才是燃眉之急。

       跟其他幼儿园的阿姨相比,高学历让自己也年长几岁,想玩几年的想法没过多久,就被父母的催促搅乱了心境。可是独身一人在省城打拼,自己又没有交往对象,临时工作和家不在本市,这些条件一晃几年,惠芸就成了名副其实的飘在都市的剩女。

 

       于是,万般无奈下惠芸就选择了去婚介所登记,时年26岁的惠芸在求婚条件要求里写道:年龄在26--36岁之间,善良有责任心。就这样仅初中文化的陈凯走进了惠芸的生活。陈凯是惠芸登记后唯一见过的对象,虽然年长自己10岁,惠芸还是选择了与陈凯交往。

      “我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想结婚。我的妈妈、妻子、儿子、女儿都在一夜间失去,我有太多的痛苦,所以我想重新选择一个婚姻,想有个家。”当这个俊朗的男子在惠芸眼前第一次落泪敞开心扉的时候,惠芸深深被震撼了。

       陈凯的家紧邻二环,随着省城的发展,城乡结合的村民都比较富裕,陈凯仅仅房子就有六套,还有自己的工厂。因为经济纠纷,全家人除了自己那天出差不在家外全部被一个精神受刺激的人杀害,当时家里血流成河,自家祖坟上一下子多了四块墓地,所有的至亲都被埋到了黄土下,那段日子陈凯接近崩溃。虽然那个凶手也自杀,可是自己的家人却永远无法回来。村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事情,因为害怕所以没有人敢给他提亲,亲戚们就在婚介所登记,想让他再成个家,早日从痛苦的深渊解脱出来。陈凯经婚介所介绍,见过无多个女子,但陈凯一坦白这个事情女子们都没有了音讯,直到陈凯遇到惠芸。

 

       惠芸从心底里心疼这个遭遇如此不幸的男人。陈凯外表还算帅气,除了心事重外,多年的打拼让他深知生意上的经营,家底殷实。虽然惠芸的父母起初反对,但是看到陈凯有房有车有事业,家里又没有能耐帮助自己的女儿,更重要的是陈凯也是城村结合处长大的,不嫌弃农村人,还很孝敬惠芸的父母,于是也就同意了惠芸跟他交往。认识陈凯的人都说陈凯艳福不浅,认识了秀气的知识女性惠芸,还比他小十岁!惠芸的知书达理也让陈凯满意,虽然没有第一次婚姻时的心动,但仿佛一切都已经麻木的陈凯也想再有一个家。

       以结婚为目的的交往很快将两人的距离拉近,谈了三个月后,两个人举行了盛大婚礼,为了不让惠芸有什么阴影,陈凯听从惠芸的安排不再回村子住,而是在市区买了一套三居室。惠芸负责设计装修自己的爱居,以为这个从此后就是自己的家的地方,婚后就只剩下幸福。

 

       可是,惠芸却不得不面对现实。每个晚上她都会半夜看到老公突然坐起来,然后满身是汗,一颗烟接着一颗烟地吸到天亮。惠芸知道老公依然无法从一下子失去所有亲人的噩梦中醒来,陈凯也对此非常抱歉,可是却无法自抑。惠芸每当这个时候就想安抚一下陈凯,可是这个时候陈凯都会对惠芸拒之千里,他说他的前妻和儿女在天上看着他,他们都因为他离开了尘世,他无法用一颗平常心来面对每一个日子。

       朋友们劝惠芸赶快要孩子,说陈凯重新有了自己的孩子或许就会慢慢忘记以前的妻子和孩子。惠芸也知道陈凯不是故意冷落自己,毕竟陈凯的两个孩子离开时一个已经七岁,一个十二岁,自己无法和他死去的妻子与孩子争夺陈凯的心。

       后来惠芸生了个儿子,再后来惠芸又生了个女儿,惠芸甚至允许陈凯给自己的儿女起他原来孩子的名字,带着自己的儿女去他前妻的娘家走动,允许让孩子们叫老人姥姥姥爷,甚至愿意跟着陈凯去拜祭他的死去的所有的亲人。

       然而,陈凯每次喝醉酒喊着的还是他死去妻子和孩子的名字。每当这个时候,惠芸就不知道自己是陈凯的什么人。妻子?妻子的替代品?这个想法愈来愈强烈,也让惠芸的心越来越失去了最初的那份执着。

 

       惠芸不知道自己还要等多久,才会等来属于自己的爱情。惠芸曾经幻想先结婚后恋爱,可是惠芸却不知道和死去的无辜的人争一个男人的爱,究竟何时是个尽头。一直生活在别人的影子下,让惠芸感觉越来越透不过气。

 

       而今,衣食无忧的惠芸早不用去幼儿园上班,在家里专心照顾自己的一双儿女,有时候惠芸也会想,自己读这么多年书,难道就是为了在省城有这么一套三居室吗?至今仍然不知道陈凯到底是想娶回来一个妻子,还是一个会生孩子的女人?

       素手折柳处他人言欢,春天已经走向了春暖花开,可是惠芸呢,她的春天还远吗?~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郑亚芹_子墨郑亚芹,女,而立之年,笔名子墨舞蝶..文笔唯美秀气,含羞带露,用赤诚滚烫的文字,书写红尘万象,缠绵缱绻。任四家网站论坛版主,作品刊发于《燕赵晚报》、《大众阅读报》、《经济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