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百科

广告

什么样的女人会 有不老的爱情

2011-11-21 08:05:59 本文行家:郑亚芹_子墨

天空看天空划过记忆落花满庭文/子墨舞蝶我看窗外夜色正深,隐约闪烁的灯火,夹杂着一两声狗吠声,将夏夜拉长。七月,狂热的不仅仅是白天,夜晚也难得有一丝清凉。抬头望天,城市的天空月亮总是很寂寞,看不到几颗星星。聚散总无情,记忆里落花满庭,思如潮水,恍惚间就回到了从前。雪小禅曾经自喻是喜欢爱情的女子,是寂寞的,野性的,喜欢在文字中游走,寻找前世今生之江湖。又有多少个像雪小禅一样的女子,来到了清雅阁,她们的

天空天空



 看天空划过记忆落花满庭

文/子墨舞蝶

 

        我看窗外夜色正深,隐约闪烁的灯火,夹杂着一两声狗吠声,将夏夜拉长。七月,狂热的不仅仅是白天,夜晚也难得有一丝清凉。抬头望天,城市的天空月亮总是很寂寞,看不到几颗星星。聚散总无情,记忆里落花满庭,思如潮水,恍惚间就回到了从前。

 

        雪小禅曾经自喻是喜欢爱情的女子,是寂寞的,野性的,喜欢在文字中游走,寻找前世今生之江湖。又有多少个像雪小禅一样的女子,来到了清雅阁,她们的目光单纯而充满了野性的美,用那火热的季节涂抹夏季里最痴狂的情歌。她们的名字代表着这个潮流的文字中最光鲜的性格,可以直言不讳地说我讨厌你,也可以深情款款地说这个帅哥我喜欢。几分钟可以刷几百条记录,不求谁会懂,只要自己喜欢就可以。或许,这就是那最忘我的情感了。年轻的岁月,我找不到回去的路,只是在浅唱低吟的渡口,前世的风飘过,染我一地叹息。我老了吗?为何我没有了这样纯粹的激情。

 

       当我的花朵绽放的年纪,我不曾贪恋红尘中的一丝风雨。那个时候真的很单纯,谈恋爱是件很遥远的事情。从没有过一见钟情,一直认为一见钟情是件很奢侈的事情,喜欢在平淡的交往中彼此了解后才会决定是不是朋友。曾经在多年后记得一个抱着足球回眸一笑的眼神,也会不经意间忆起那个总是每天为我擦课桌的人腼腆的笑容。可是分别后再也没有联系。很多人,很多事,失去后就永远不会再有机会重新拥有,遗憾中总是会有段记忆,记忆里看花落满径,忧伤中是我无法回去的青春。

 

       直到我遇到天空。天空跟其他大学生不同,文字里独爱诗词,不管有多喧嚣,天空总是很湛蓝,那个不变的笑容。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天空的世界是半岛。直到有一天半岛很温柔地对我说:姐姐,天空是我的。我就哈哈大笑。在我内心,半岛是个温柔乖巧的女孩,她的文字柔美不带有一丝世俗,喜欢那个安安静静写字的神情。其实如果半岛不告诉我,我真的不知道天空也会懂得女生的心思。于是我就开始逗趣半岛,看那可爱的丫头紧张的样子。有一天夜星晓说要为清雅阁的亲们写小说,大家有的要做皇兄,有的要做公主,我说我要做个丫鬟。其实生活里我不喜欢做配角,但是岁月无情老去的时候,面对这些充满稚气的面孔,我要做个与众不同的丫鬟。后一日看到夜星晓说安排了半岛和天空的戏份,我叫嚷了半天,并且说我不做丫鬟了我要做公主,他们谁都表示看不到,依然异口同声地说安排了我做丫鬟。故事的春秋,我在年轻人的生活里感觉自己也变得年轻,虽然我仅仅是个配角,在别人繁花似锦的年华里做个配角,我仿佛也变成了那个梳着两只小辫儿的丫头。

 

       看记忆落花满庭,他们说每个女子都是花儿一朵,那么纷杂的红尘,指尖拈花,这样我就永远不会老去~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郑亚芹_子墨郑亚芹,女,而立之年,笔名子墨舞蝶..文笔唯美秀气,含羞带露,用赤诚滚烫的文字,书写红尘万象,缠绵缱绻。任四家网站论坛版主,作品刊发于《燕赵晚报》、《大众阅读报》、《经济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