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麦吉丽百科

广告

为何你的爱让我伤痕累累?

2011-11-24 23:45:52 本文行家:郑亚芹_子墨

城里(小说)城里的月光文/子墨舞蝶(一)彦青懒洋洋地躺在秸秆堆上,头顶的繁星闪烁,月光轻柔地洒在身上。乡村里的夜很静谧,耳畔有虫子的呢喃,不知道谁家的狗不时地狂吠几声,惊扰了夜的清幽。清新的风吹过,花香夹杂着叶子的味道,然而一切在彦青心里都变淡变远......“瞧瞧你那没出息的彦青,整天吊儿郎当,别指望跟我家亮子比!”“你家亮子有啥了不起的,大学生咋了,大学生一样找不到工作回家来种地!”“你说的是

城里城里


 

(小说)城里的月光

  文/子墨舞蝶

 

(一)

       彦青懒洋洋地躺在秸秆堆上,头顶的繁星闪烁,月光轻柔地洒在身上。乡村里的夜很静谧,耳畔有虫子的呢喃,不知道谁家的狗不时地狂吠几声,惊扰了夜的清幽。清新的风吹过,花香夹杂着叶子的味道,然而一切在彦青心里都变淡变远......

      “瞧瞧你那没出息的彦青,整天吊儿郎当,别指望跟我家亮子比!”

      “你家亮子有啥了不起的,大学生咋了,大学生一样找不到工作回家来种地!”
       “你说的是你家彦青吧,除了种地他能有啥出息,我家亮子毕业就会留在省城,别寒碜在我面前唧唧歪歪了。”

          ......
       彦青妈和亮子妈白天的争吵,每一句都刺在彦青的心上。彦青家和亮子家对门,虽然两个人一起长大,可是两家因为地基问题就在爷爷辈上没有和睦过,两家常常指桑骂槐,彦青不明白女人干嘛那么斤斤计较,他和亮子是好哥们,只是亮子考上大学,而彦青因为功课不好高中没毕业就辍学在家了,这也就变成了亮子妈吵架讥笑的话题。每次吵架后老妈都会对着彦青训斥几句:“你不争气,让你老妈跟着你被人骂”,而那时的彦青,就会内心掀起狂澜,恨不得冲出去朝亮子家紧闭的大门踹上两脚。

      “并非就上大学的人才会有出息,我彦青不能被人看扁了。”想到这里,彦青突然冒充一个大胆的念头,明天准备准备,自己也要到省城闯一闯。从秸秆垛上爬起来,彦青拍打拍打身上的碎屑,抬头望天,今晚的月亮是那么圆那么亮,仿佛要照亮彦青的前程。

       彦青妈很支持彦青的决定,给了彦青路费和伙食费,对儿子说:“孩子,你去省城闯出个名堂回来,气气亮子他妈。”彦青看了看家里熟悉的一切,背着行囊离开村庄的时候,他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他能衣锦还乡。

 

(二)

       出了火车站,彦青真实地踏上了省城的土地。彦青很少出门,最多也是到县城转悠过,可是省城作为大都市,比县城要光亮多了。甬路两旁花团锦簇,映照着一张张笑脸。城里人衣着明显很有档次,城里妞紧裹着曼妙身段的衣服那么少,看得彦青面红耳赤,车来车往,川流不息,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街道两旁的店铺那蛊惑的音乐,让彦青的心充满了渴望。远处高楼大厦,气派轩昂,彦青不知道会不会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会在其中一隅落脚。

       彦青到了离火车站最近的职业介绍所,老板看到风尘仆仆背着行李的彦青,立马很热情地招呼着,可是眼睛里透出来的鄙夷,却让彦青很受伤。老板简单了解了下彦青的情况,给彦青介绍了几个工作,无非都是搬运工、装卸工等力气活儿,但大都不管食宿,彦青有些不满意,他想找一个管吃住的地方。

       天快黑了,彦青还是没有目的地在大街转悠,肚子饿得咕咕叫,可是什么东西都那么贵,彦青也就中午舍得买了五个烧饼吃了,城市里人才这么多,像彦青这样的人能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简直比登山还难,一次又一次都是:我们不需要,你到其他地方看看吧,疲惫的是彦青的身体,还有那颗曾经满怀希望的心。

      华灯初上,不知不觉彦青来到了一建筑工地前,望着城市里的钢筋混泥土,彦青的眼泪不知不觉滴落。工地门口看门的大爷看到这个流泪的少年想起了自己家里的孙子,赶紧招呼彦青过来。问彦青“孩子,有什么难事么?”当得知彦青一天都没找到工作,大爷说如果不怕苦就在工地做小工吧,虽然累了点儿,但保证给工钱。虽然彦青从来没有做农民工的打算,可是想到家里妈妈那殷切的目光,就答应了,跟着大爷见了包工头,安排住了下来。

       终于有了落脚地,虽然跟村里其他做农民工的乡亲没有两样,可是彦青知道不用为食宿发愁了。彦青给妈妈打了个电话:“妈,我找到工作了,在一家工厂做技术工,等我安稳了就回家看看。”夜深人静,彦青听着工友们的鼾声无法入眠,走出来看天上月朗星稀,城市的天空,星星那么少,月亮那么远......

 

(三)

       半月过去了,虽然工地活儿非常累,但是彦青浑身有用不完的劲儿,只要能挣到钱,他在这里做什么都无所谓。因为工地在市区,劳累一天,无论多累彦青都要和工友们去逛街。晚上的省城非常美。街灯闪烁着一份城市独有的温暖,夜市里地摊上能够买到所需日用品,而歌厅门口那些打扮妖冶的妙龄女郎,让这些农民工看直了眼,但也都明白那里不是他们去的地方。

       彦青看到城里的姑娘打扮时尚而不失清纯,身上有股乡村女孩没有的味道,是什么他自己都说不清。多么想有这样一个姑娘能够拥抱入怀,能够一起看月亮,能够睁开眼第一个看到那张俊俏的脸。可是他知道这是奢望。在城市呆久了,他也知道什么穿着是时尚,用预支的工资他给自己买了一身衣服,每次上街,他不想让别人看出他是农民工。

       就是在他这样的行头下,晓霞和他好上了。晓霞是工地附近理发店的一个理发员,彦青是去理发的时候认识的晓霞。晓霞是省城人,虽然是独生女,但因为自己从小喜欢理发,所以纵然父母反对她还是上了技校学了美容美发,彦青认识晓霞的时候她也是刚从技校毕业不久,理发技术不是很好,但给彦青理发时很认真,而彦青告诉晓霞他是一个在工厂做技工的,年轻人没距离,一来二往两个人就熟悉了,彦青没事了也总爱往这个理发店跑,帮忙打个下手。晓霞也很喜欢勤快、阳光、爱笑的彦青,慢慢地两个人开始谈恋爱。甜蜜的爱情总是那么让人陶醉,可是彦青在幸福之余总是莫名黯然,因为他不知道晓霞知道他是农民工后还会不会和他来往。

       彦青喜欢晓霞,所以和城里所有人谈恋爱的男女一样,彦青也给晓霞买零食,买漂亮衣服,虽然彦青感觉日子过得都吃紧了,可是为了心爱的晓霞,他做什么都愿意。晓霞是个很懂事的女孩,他看得出彦青并不富裕,自己家境很好,她不想让彦青给他花钱,可是彦青对她太好太好了,她也舍得为彦青买东西。后来工友们知道彦青谈恋爱了,有结了婚的工友偷偷跟彦青说:要想让那丫头跟你,得先跟她睡了,别说你是农民工,就算你是刚从监狱里出来的,她也会跟着你。可是彦青差点没有跟那工友打一架,因为晓霞在他心里太神圣。

 

(四)

        纸终究包不住火,晓霞到底还是知道了彦青的身份。晓霞有点震惊,但是她却真的爱上了彦青。不管他们的爱情多么伟大,晓霞的妈妈也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农民工的。彦青对晓霞说:“给我三年时间,三年后我一定会来娶你。”于是,在那个月光凄美的夜晚,彦青背着行囊离开了他劳作了半年的工地,兜里是他的血汗钱一万多元。当他离开这个他增转添瓦过的城市,当他离开这个写着他的初恋的城市,彦青知道,城里的月光再柔情,不属于他,城里的月光再如水,也挥洒不到他。

       回到家,他将挣到的钱递给妈妈,然后说:“妈,我要去学技术,学成了我还要去省城打拼。”......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郑亚芹_子墨郑亚芹,女,而立之年,笔名子墨舞蝶..文笔唯美秀气,含羞带露,用赤诚滚烫的文字,书写红尘万象,缠绵缱绻。任四家网站论坛版主,作品刊发于《燕赵晚报》、《大众阅读报》、《经济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