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麦吉丽百科

广告

卸了妆的爱情原来是忧伤吗?

2011-12-22 08:11:08 本文行家:林夕雨

乐山是座美丽的城市,号称东方鹿特丹,城外三条美丽的江水,岷江,大渡河,青衣江犹如三条碧绿的缎带,松松软软的缚住嘉州城。于孤巢和田小佩是在上午十点钟左右来到扑凤洲的,这儿是正对凌云山的一个沙洲,因为是国庆长假,来这儿度假的人特别多。涛声汹涌,坐佛千年沉思,仰首天青如洗。二人选择的这片沙滩卵石甚多,七彩纷呈,阳光之下晶莹剔透犹如琉璃世界,人们三三两两,捡石为灶,炊烟袅袅。田小佩把一张塑料薄膜铺开,然

爱情爱情


      

       乐山是座美丽的城市,号称东方鹿特丹,城外三条美丽的江水,岷江,大渡河,青衣江犹如三条碧绿的缎带,松松软软的缚住嘉州城。

       于孤巢和田小佩是在上午十点钟左右来到扑凤洲的,这儿是正对凌云山的一个沙洲,因为是国庆长假,来这儿度假的人特别多。涛声汹涌,坐佛千年沉思,仰首天青如洗。

        二人选择的这片沙滩卵石甚多,七彩纷呈,阳光之下晶莹剔透犹如琉璃世界,人们三三两两,捡石为灶,炊烟袅袅。田小佩把一张塑料薄膜铺开,然后把各种东西分类放好,笑道,你在这儿看好新家,别让人家鸠占鹊巢,我去江边清洗东西,一会儿哦让你见识一下本小姐的厨艺如何。于孤巢笑嘻嘻道,应该不错,你在这荒郊野外都有勇气施展拳脚,想来是有几分真本领的。

      于孤巢坐在沙滩上,百无聊奈,风中有一阵隐隐约约的歌声飘来,轻柔无限,忘了吧,忘了冷冷的眼光,不再让雨丝飘入我心窗。霓虹不再闪烁醉人的光芒,卸了妆的爱情原来是忧伤。迷惑的心四处张望,不见炽热的胸膛,多情的泪纵然温暖,暖不了黑夜长长。落寞四处飘荡轻轻唱,今夜好凄凉,也许我该邀请星光,共度这忧伤。。。

       这是乔维怡的一首怀旧经典《冷冷的夏》,婉约凄凉,如慕如怨,如泣如诉,他一直很喜欢的一首歌。于孤巢循声望去,不远处一个俏丽的背影衬立在蓝天白云之下。一身淡紫,萦立如一朵淡雅的紫罗兰,瀑布也似的长发直散直腰际,一对秀美的赤足白玉般氤氲在薄薄朦朦的烟波上。此时她正俯身戏水,一江烟波抖动起来,她的背影也如海市中的幻影一般迷迷离离。虽然没有看到她的面庞,但背影已无可挑剔,于孤巢心里赞叹一声,移开目光,穿过淡淡的江雾,往凌云山上眺望过去。

      此时山顶之上正缓缓升起一叶滑翔机,粉红色的风翼斜伸出去如一只巨大的彩蝶。风势平稳,彩蝶飘飘忽忽风筝一般横越江面,然后从他的头上带着一丝风的轻啸掠过,直到一排树梢挡住视线,于孤巢才若有所失的收回视线。

       江边已消失了那淡雅的紫罗兰,卵石滩上虽然游人众多,但他的心中却感到好落寞。江风急了很多,他站起身,风拂乱他的头发。于孤巢抬手梳理乱发,面颊湿润润的似乎沾了天地的灵气。

       眼前一团淡淡的紫影飘曳而来,因为抬起的手遮住了大半视线,没有分辨出是什么,出于本能,他伸手抓住它,那丝缎一般的东西如同梦境一般若有若无。

       于孤巢带着一丝惊讶半打开手掌,原来是一张上有刺绣的丝绢,因为江风很急,他只好改用左手抓住手绢的一角,丝绢在风中簌簌而动,如一只受惊的翠鸟。

       手绢上绣着一座精致的小楼,楼边巧石玲玲,芳草凄凄。临窗有一人影,空中一轮满月,右下角以竖行刺有一首小诗:

                 谁家玉笛暗飞声,散入春风满洛城。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

       这是唐代大诗人李白的绝句《洛城闻笛》,此图妙在设景单纯,余众多空白。细观之下,的确其味无穷,应该是苏绣的技巧。

      不远处一个倩影奔过来,然后在于孤巢身前一米左右停下,正是刚才搅动一江韵致的紫罗兰,她的眼帘朝下,嘴角蠕动了一下,显然想说点什么,却一时没相好措辞。于孤巢笑了笑,将手绢递过去。她伸出一只羊脂白玉般的素手很小心用食指与中指将丝绢拈起来,似乎避免彼此肌肤相接,然后终于抬起头来,在那一瞬间,于孤巢如遭雷击,脱口道:是你!!!

       紫罗兰仔细打量于孤巢,他急切道,丽君,是我呀,我是孤巢!!

       她走上一步,几乎与他面面相对,伸手轻轻触摸他的面颊,眼里有迷雾升腾,终于变成一点一滴,滴滴答答溅落。

       身后有东西掉在地上,发出惊心动魄的声响。于孤巢转头,便看到田小佩端着本来洗好的食物全都失手掉在沙滩上,她右手捂住嘴,眼神中满是惊异不信,半响,她走上前来,颤抖着声音说,你们认识?  

       紫罗兰看到局面的微妙,不自禁放开手,悄悄站开一步。眼中泪水仍泫然欲滴。

       田小佩脸上惊异的神情很快趋于平静,她仔细打量紫罗兰,半晌轻轻叹了口气,余姐姐,你好漂亮,难怪他这么多年一直无法忘记你。你们也好久没见了,留下来吃饭,我再去洗洗。蹲下身将掉在沙滩上的食物捡起,一步步走向江边,于孤巢目送她的身影,眼神中有痛苦如雾一般弥漫。

      他在梦中设想过千百次和余丽君相遇的场景,但没有一个如今天的偶遇令他相信命运的如此奇妙。杜甫有句诗,以前他一直体会不出其中的深情款款,此时此景,他算是明白了诗圣写这首诗时的心境了:今夜剩把银缸照,只恐相逢梦寐中。

       二人在卵石滩上坐下来,余丽君仔细端详他的面庞,叹口气,你终于长大了,知道么,如果在路上交错而过,我想我不敢相认的,七年了,你变了许多了。于孤巢苦笑,这么长的时间过去,有几人能如初时停留在原点,你的样子却没多少改变,还如以前一般温婉。他回头看看田小佩,轻轻说,她是我的女友,田小佩,认识半年了。余丽君点点头,她应该是一个聪慧的女孩,善解人意,换了是我,肯定会受不了的。

       余丽君侧过脸,望着护波堤上一排如烟的柳树。这些年你成熟了,以前你可是和女孩子说话都会红脸的小男生,可见岁月是个高明的雕刻家,会一直不停的将一个人精雕细琢的。

       于孤巢在心中呐喊,不是这样的,丽君,我在梦中拥抱过你千百次,即便现在也不得不压抑住自己狂跳的心,束缚住要向你伸出的双手,这痛苦把我逼到崩溃的边缘,只是现在的我又怎配去牵你的手?

      他心里痛苦的不停淌血,脸上还是显得漫不经意的,是哦,岁月无情催人老,我们都不能避免的。

      余丽君咬住下唇,一排贝齿在阳光下熠熠闪亮,有一个短暂的沉默,然后她轻轻说,我约过你,三年后来找我,可七年了,我还等在初时的地方,你却不曾来。难道你没收到那封信,你知道么,我拾一地的落花只为沁润相约的味道。

      于孤巢只觉一颗心都碎成了一片片,然后随风坠落,痛苦是个无底的深渊,他望着她,然后一字一顿说出了几年来一直藏在心里的话,可是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这些话你本来可以当着我的面说的,你把我的世界搅得零零碎碎,然后给了我一个该死的三年之约,我可以在梦里拥抱你,可以让自己活在思念的苦涩里,但我却没有勇气再来找你,即使我来牵你的手,也怕有一天你还像从前一般突然在我生命里消失掉。

       余丽君静静听着,脸上一片苍白,点点头,我明白了,你虽然没有忘记我,但也一直恨我到现在,可是你难道不明白那时的我们正是花样年华,情感不稳定,且易夭折,我定下那个约定,就是想把这段情感酒一般封存,等我们如愿长大再来启封,再品尝不是更加香醇么?

       于孤巢的眼角再次湿润,泪花在眼眶里闪烁,他没有想到自己不管是以前还是七年后的现在,眼前的这个女人只需几句话便能让自己的情感变得如此脆弱,不堪一击。他转过头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的失态。田小佩早已洗好了食物,却一直背对着他们静静坐在那里,他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有一份愧疚。

      余丽君将一张字条递给他,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偶尔想起我的时候打个电话吧。然后站起身来,你去找她吧,你不应该冷落她的,我走了。

       于孤巢点点头,你要保重。

       余丽君伸出右手,他迟疑片刻,握住这只小手,还似当年的柔若无骨,他心里突然有一种就此不愿放手的冲动,牵着她一直走下去。

      余丽君哀婉的笑着,那种笑意里的凄凉让阳光也变得冷冷的。她缓缓抽出手,然后转身慢慢走开。

      于孤巢那只手徒劳的空空伸着,连心里也似乎被彻底抽空。。。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