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麦吉丽百科

广告

天涯思君让人老吗

2011-12-24 10:40:25 本文行家:夏离洛

如花随着一场冬雨,几场热闹缤纷的北国雪事,骤然已是隆冬。若不是从《散步》里知道老人畏惧严冬的信子,或许你仍是无法释怀这一场又一场不断遇见中的别离,以及那个冬日最刻骨铭心的永决。虽说,那人不过是遁入了万生万物周而复始的轮回中寂灭,你却仍是无法搁浅有那人守护的日子里心如莲花盛开的光华岁月,照亮了你的整个人生。那人给你幸福的定义,是吃饱穿暖怀有诚善之心。幼小的你,于是点灯心灯,照亮心魂深处炉膛一样的黑暗

如花如花


      随着一场冬雨,几场热闹缤纷的北国雪事,骤然已是隆冬。

  若不是从《散步》里知道老人畏惧严冬的信子,或许你仍是无法释怀这一场又一场不断遇见中的别离,以及那个冬日最刻骨铭心的永决。虽说,那人不过是遁入了万生万物周而复始的轮回中寂灭,你却仍是无法搁浅有那人守护的日子里心如莲花盛开的光华岁月,照亮了你的整个人生。那人给你幸福的定义,是吃饱穿暖怀有诚善之心。幼小的你,于是点灯心灯,照亮心魂深处炉膛一样的黑暗。用以孵击石的忠勇,去对抗岁月洪荒里的世事无常。如今那人不在了,你一直固执的坚持忽然失去了重心,所有墨守成规的生活以瞬间瓦砾的姿态变得面目全非。当所处环境让你孤立无援,你思忖着该何去何从?  

    年关临近,日子在忙碌中一日日支离破碎,扭曲的残酷以盛气凌人的姿态,占据你生命的重心。太多的委屈与不甘,频频探人生命的核心,搅乱早已静止的生息。想做的事有很多,想书的岁月太过恢弘,甚至一场本来期待已久的阅读,都成了一场粗暴的饕餮。午夜梦回的血腥的场面,凝固了身体里所有的温热,彻骨的寒让人濒临崩溃。他在这样的时候忽然分花拂柳而来,在二月初上的梨花幽影里以梦幻的姿态,偿以梦魇般的久别重逢的拥抱。眼睑忽然崩溃,再也锁不住混合着耻辱的眼泪划过苍白的有些透明的脸庞,你才知道所有的放下不过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出掩耳盗铃般的戏剧。天涯思君让人老。

 

       十二月伊始,所有的红色炸弹以措手不及的速度交织成让人眼花瞭乱的婚讯,你彻底全身失力缴械投降。你还在疑惑“是谁说花好月圆还有机会?”的时候,这些终修成正果看似郑重的男欢女爱却并不能予你以安心,倒更增添了你对情爱本质的拷问?即使天边的流云也有它独特的质感,而人世情爱却在浮云散后虚薄的不留半点痕迹。

  你以赤子之诚相待的一对恋人,最后这份情却以悲辛收场。本是坦荡得如浩荡皎月般的友情,却是男子的偏颇狭隘,和女子患得患失与有所忌惮的结晶,让你明珠暗投。你终于心如寒潭。这份情至此,便算是彻底的终结了,尽管你曾经想象过无数次它终结的方式。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残局,让事情本质难堪得超乎想象。想着曾经的付出,你终是心痛难奈。

  不知为何?你生来并非有卓绝的才情,美艳的外貌,为人称道的个性。却几乎和所有的情侣做不了朋友。万花丛中,你是那抹最与世无争的黯淡青花,却总是被无聊的猜忌,伤害得体无完肤。你是世间最平庸的女子,想不通人世的繁杂与纠葛,只能在自己的世界里沉陷。    

       浮光掠影的曾经,如果算得上是一份完整的爱恋,蹊跷的是他们在这个逐渐荒溃的冬月,同时出现在你的面前。因为曾经的拥有太过朦胧,所以他们算不得归人。因为彼时心里分明悸动,所以他们不是纯粹的旧友。寒风凄怆的午夜街头,你心似明镜烂醉如泥。在两个深爱你的男子面前,以端严的醉态嘲弄如风一样淡薄的曾经。

  当写字变成心灵深处咫尺天涯的距离,你终于放弃笔底的杀伐。回归举步维艰的生活,以模糊的面目去看待人生百态,在世事无常的悲泣里站立如松。

行至十二月,时间于你不过是一场兵荒马乱的久别重逢,可怜如你泥足深陷。

    果然是清霜几痕,染湿了你誉抄心语的桃花笺,为你的字迹染了一层凉意。你却说,雨的印迹是为了予你醍醐灌顶的清明,为雨痴狂由来已久。

    此刻,你点漆的眸光亮如星子,忽而闪过的一抹让人疼痛的水泽就像含着忧郁的星芒,一闪即逝隐没在没有尽头的黑暗里,永无天日。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