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麦吉丽百科

广告

你知道武则天父母的传奇婚事吗?下

2011-12-31 08:03:01 本文行家:张玉兰_思文

同年五月,李渊和刘文静等设计杀掉王威和高君雅,组织了大将军府。秋天,以安定隋室的名义,祭旗誓众,在太原起兵,率三万人南下,向关中挺进,武士彟随军出发,任中郎将兼司铠参军,就是后勤部长。进军途中,武士彟频频立功,李渊赏赐不断。破吕州,授右光禄、正护大夫;克霍邑,拜寿阳县开国公;入长安,拜光禄大夫,赐宅一区,钱三百万,绸五千段。及李渊居隋大丞相之位,便任命他为礼部侍郎、黄门侍郎,改封太原郡开国公,增食

同年五月,李渊和刘文静等设计杀掉王威和高君雅,组织了大将军府。秋天,以安定隋室的名义,祭旗誓众,在太原起兵,率三万人南下,向关中挺进,武士彟随军出发,任中郎将兼司铠参军,就是后勤部长。进军途中,武士彟频频立功,李渊赏赐不断。破吕州,授右光禄、正护大夫;克霍邑,拜寿阳县开国公;入长安,拜光禄大夫,赐宅一区,钱三百万,绸五千段。及李渊居隋大丞相之位,便任命他为礼部侍郎、黄门侍郎,改封太原郡开国公,增食邑至一千户,赐良马二百匹,粟二千石。就这样,武士彟就挤进了隋唐的上流社会。



 

图片 1图片 1


 

    义宁二年(618)五月,李渊自立为帝,建立唐朝。宴庆之余,论功行赏,武士位列二等功臣。武德元年(618),拜上柱国金紫光禄大夫、散骑常侍兼检校并钺将军,赐田三百顷,奴婢三百人,彩物二万段,黄金五百斤,别食实封五百户。

 

    武德三年(620),加授工部尚书。武士彟修令典、振纲纪,十分称职。高祖非常满意,进封应国公,加实封八百户。封大司农卿武士棱为宣城县公,行台左丞武士逸为六安县公,并各赐食邑一千户。此后,武士彟又担任了检校右厢宿卫(皇宫宿卫将军)、判六尚书事等重要职务。

 

正当他青云直上,官运亨通,荣华富贵之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他的夫人相里氏不幸得病去世了。家里孩子们还都小,自己忙于公务,不能照顾他们,所以心情特别沉重。

一天散朝后,武士彟与几位近臣陪同高祖到御花园散步,坐在小湖旁的亭廊叙旧情,高祖特意坐在武士彟身旁。大臣们不像在朝宫那样拘谨,说话语言也很随便,个个喜笑颜开,惟独武士彟情绪低落,少言寡语。高祖说:“朕在并州之时常往卿家,承蒙厚待。太原起兵,卿又鼎力相助;率军南下,卿一路护驾,功劳昭著。今朕让你一门三公,并赐卿免死一次,以报答昔日的布衣交情,也算兑现了朕当年对卿的承诺。从此,你们武家门第显贵,声望渐隆。日后,除竭力国事,卿也该俱家团圆,享受清福了。”意思是到了这个地步,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武士彟连忙解释了一番缘由。武士彟和相里氏结婚之后,两人感情很好。武士彟常年累月在外忙于公务,很少陪伴妻子,家庭的重担全部落在相里氏的肩上。妻子既要料理家务,赡养年老多病的父亲,又要抚养儿子。每次回家探望,看见妻子劳累的样子和多病的身体,更多了对她的同情和怜悯,也为自己不能为妻子承担家务而有些惭愧。离家时他对妻子说:“你为这个家吃了不少苦,还整日为我担惊受怕,这一切都是为了将来。等事业成功了,我一定要把你和孩子接到官府,一家人团团圆圆,你也就成了贵夫人。”相里氏盼望着丈夫能早日回来,他的话能早日实现。

 

    李渊起兵决议已定,留守府内斗争激烈,武士彟成了李渊和反对派王威等人的中间人物,整日忙得不可开交,一晃之间,几年未能回家。准备回家去接妻子和儿子来京城时,哪知相里氏已离开了人世。乡亲们都说,相里氏临终前,还一直惦念着他,希望能和夫君再见一面。想到妻子是带着满腹怀念之情去了黄泉,又想到身边没娘的儿子,怎能不肝肠寸断呢?再说,如今天下太平,百姓安居,朝廷官员个个有家有室,就连他的两个兄长也人全家全,自己反而落得孤身一人。现在有了这么多的官职加身,他已心满意足,也没有再攀升的欲望,只盼望能有一个温暖的家。可是夫人却离他而去了。他们有四个儿子,在武士彟当并州将军时,两个病死了,说到此处,武士彟不由得落下眼泪。

 

    几位大臣也说:武将军虽遭此沉重打击和不幸,仍一如既往,尽忠圣上。听两个儿子夭折,无暇探家;夫人病逝,也没亲自照顾。众位劝他回去,他只说大局初定,国事为大,把悲痛隐藏在内心,真乃大唐难得的人才啊。

 

高祖听后,深受感动,连说非常歉疚。卿之家事,便是自己的家事。只是自己忙于治理朝政,无暇过问,知道得太晚了。当即下敕说:“爱卿忠节有余。去年儿夭,今日妇亡,相去非遥,未尝言及。人到中年,亡儿丧妻,世态悲凉,莫过于此。然卿悲不欲痛,精诚为国,举无与比。卿之家事,朕当尽力关照。来日方长,望多保重。如有合适可择之女,朕与众臣当促其合卺鸾配”。

 

    在御花园和唐高祖的一席话,让武士彟倍感亲切,失子亡妻的悲痛渐渐淡化,心情也好得多了。不过在每逢佳节和宴会时,看见别人夫妻双双,如影随形,想到自己两个失去母爱的孩子,心情不免又有些沉重起来。至于圣上说到他个人的续弦之事,除了感恩,他没有多想。圣上虽同他情同手足,但今日的圣上已不是过去的留守了,身为一朝之主,重任在肩,每天都有办不完的公事,哪里有暇顾及他个人的私事。

 

    有一次,武士彟刚办完公务,高祖派人将他召至寝宫,问他最近有没有人给他提婚姻方面的事。武士彟说:“年轻姑娘多的是。可是我已年过四十,又有两个孩子,谁愿意当个后娘,耽搁自己的青春呢,寡妇更缺,到哪里去找啊。何况,如果找不好人家,还怕两个孩子受委屈。圣上恩泽似海,臣再拜再谢,这事只能听天由命了。”

 

高祖安慰一番后,直截了当提出隋朝宗族、仙掌杨氏遂宁公杨达有才有德地位高贵。他的女儿杨牡丹,年龄和你相仿,尚未婚配。他们家的这姑娘人品肯定没有问题。

 

    武士彟谢过龙恩,很担心杨氏家族声望甚高,而我们武家辈辈经商,门不当、户不对。再说,遂宁公的女儿这般年龄还未嫁人,一定是眼光很高,挑来拣去,没有一个合适的,何况我武士彟眼前这般光景。

 

高祖以皇帝之尊满口答应女方由他出面肯定没有问题。武士彟当然不住谢恩。但事情并不顺利,高祖派人去说媒,杨牡丹一口拒绝。经过了解,高祖才知道杨牡丹是个虔诚的佛家居士。杨牡丹虽然已经半老徐娘,就是不嫁人,她以坚强的韧性和毅力要做个好的佛家居士。唐代的民间习俗,男15岁,女13岁便可以成婚,皇室、贵族也不例外。杨牡丹作为誉满关中和朝廷内外贵族家庭的“大家闺秀”,既聪明又漂亮,当时提亲和上门求婚的人肯定络绎不绝,其中,不乏高官及富豪之家。按照教规,不出家的女人可以婚配,她的母亲信佛,不是照样生育了她吗?而杨牡丹却是冰心一片,任凭父母怎么劝说或施加压力,她都不回头,我行我素,坚持主见。

 

    高祖并不灰心,对这桩婚事充满信心和把握,一是他同杨雄、杨达当年都是隋朝的同僚,有着非同一般的交往;二是有女儿桂阳公主,同杨家有姻亲关系;三是他既是杨牡丹的长辈,又是当朝皇帝,有一定的权威。高祖派人三番五次去提亲,杨牡丹以佛门居士受戒为由,坚决拒绝。高祖既不生气,也不放弃,他相信杨牡丹不是铁石心肠,更不是少情寡欲的人。去的人告诉杨牡丹:皇上说既然佛大慈大悲,普度众生,武士彟如今正在受难,需要佛帮他度过苦难。杨牡丹说:非佛门之人,心不净,怎么能解脱呢?杨牡丹口口声声不离佛经,就是闭口不谈婚事。高祖想了另一个办法,让人去抽签占卜,并非相信卦灵不灵验,是想找一个恰当的说服理由。第一次的卦是女强男弱,不宜婚配。即使婚配,也不会长久。高祖又让人二次再去抽签,卦象是说你随人家,人家才来随你。用卦体解释,体卦旺,则此家门户盛;用卦旺,则彼家资盛。生体,则得婚姻之财,或彼有相就之意;体生,则无嫁奁之资,或此去求婚方谐。若体用比和,则彼此相就,良配无疑。

 

    听了命官回禀算卦人对卦辞的解释,不管对不对,可信不可信,高祖茅塞顿开,“是呀,你随人家,人家才能随你。”于是高祖又再派女儿去说服杨牡丹,告诉她只要同意这门婚事,武士彟不干涉她的信仰,到了王公贵府,同样可以去寺院道观,或在家中诵经拜佛。

 

杨牡丹此时有些动摇了,趁着她还在犹豫不决之时,高祖派人送去他的手谕,以书为契。杨牡丹始料未及,只好服从命运的安排。

    在一次规模宏大的婚礼后,杨牡丹成为了武士彟的妻子。

    诏拜杨牡丹为应国夫人。“班例”指按朝廷规定排列名分、位次。“夫人”是命妇的封号,唐代文武一品及国公的母亲、妻子为国夫人,三品以上为郡夫人。杨牡丹属前一种。

结婚之后,杨牡丹才发现是“福从天降”,从此对自己的“破戒”也就没有太多的忌讳了。

    此时的武士彟44岁,杨牡丹42岁。他们的结缘对武士彟来说是续弦,对杨牡丹而言是初婚。单从年龄上讲,杨牡丹毕竟不是妙龄少女,而是一个早已过了青春花季的老姑娘了,而他们的婚姻很幸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张玉兰_思文1966年6月13日出生,籍贯:黑龙江省北安人。现住北京,自由撰稿人、文史研究者,作品先后发表在各类报刊杂志,2006年协助著名辽金史专家王德恒先生搞辽金西夏史研究和东北亚丝路,至今已经完成24个课题,文章发表在《知识就是力量》《内蒙古日报》《北方新报》《吉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