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百科

广告

谁是父母爱情里的老时光?

2012-01-10 10:30:12 本文行家:郑亚芹_子墨

曾经陪父亲看他大学同学会的录像,父亲有点木然,一边剥着手上的小肉刺。他没有去参加,在很多人打电话的情况下,他还是没有动身的念头。这在我们是意料之中,一直以来,凡是热闹的场所,除了家庭聚会,他都不爱去,去了也是搅局,严肃无趣得让人害怕。他这一辈子,一直走动的,不过三几个朋友。且这些朋友都深知他老人家的脾性,不很叨扰,也不计较。人无癖不立,中医师尤其如此。一开始,录像画面出现了崭新的教学楼,我说:“爸

曾经曾经


 

       陪父亲看他大学同学会的录像,父亲有点木然,一边剥着手上的小肉刺。

      他没有去参加,在很多人打电话的情况下,他还是没有动身的念头。这在我们是意料之中,一直以来,凡是热闹的场所,除了家庭聚会,他都不爱去,去了也是搅局,严肃无趣得让人害怕。他这一辈子,一直走动的,不过三几个朋友。且这些朋友都深知他老人家的脾性,不很叨扰,也不计较。人无癖不立,中医师尤其如此。

       一开始,录像画面出现了崭新的教学楼,我说:“爸,你们学院,很新啊——”

      他答:“哦,不知道,十几年没有去了。”

      看着,看着。他说:“这些人,一个都不认识了,看了也没意思。”

       刚好出现一蓝衫阿姨,面容姣秀,风韵犹存,我说:“这个您一定认识!这么漂亮,当年一定是校花!你们肯定有谈论的。”

       他伸长脖子一看:“谁啊?不认得了。”

       我家先生一旁说:“妈坐在这里,爸不敢说认识。”

      妈说:“不怕,不怕。”

       我家先生说:“也是啊,都这么老了,还有什么漂亮不漂亮的。”

       我说:“那也不是,比如,在五六十岁的这个层次里,会不会他们看自己的同龄人,还是觉得好看的?”

“男人的忠诚是,他们二十岁的时候觉得十八岁的小姑娘好看,四十岁的时候,还是十八岁好,六十岁的时候,仍是十八岁。”

       我无语了。

       我就觉得我母亲好看,尤其是凤梅帮她剪了个新发型之后,越显得年轻。要知道,我们发型相近,我已多次被同事评价“很潮很好看”。我觉得父亲过年过节带母亲和我们探亲访友时,母亲最好看。因为那时精炼能干很有杀伤力的她居然有点像个小姑娘。真奇怪。带我妈妈出门,我一直觉得父亲应该感到很有面子。

       后来,父亲就跟他同学站到电视机前认人去了。我们回家,父亲把光碟放进抽屉里,直接和我儿子去玩。这世间,他和我母亲在一起时,最真;和孙儿在一起时,最快乐。其余的,基本都不入他法眼,大家爱怎样就怎样。家族中有亲人不很长进,我总觉得父亲有教导的责任,而父亲的说法是:“这么大年龄了,谁能干涉谁。不要管太多。”实际上,父亲有管的,他给钱交两个小孩的学费,其中一个已大学毕业。

       父亲自己的生活不能算勤俭。他的勤俭,也是癖好所起。比如那天我竟然看到他还穿着那件黑色粗毛衣,肘部两个洞,我说:“穷人的孩子啊,您这件衣服不是我读小学的时候就穿的吗?”他不好意思地说:“这件最暖和,就穿着。”有可能吗,洗了这么多年?但其他的毛衣,他就是少穿。他喜欢的鞋子,垫着纸板还穿。晾着几双新的,让它们晒鱼干。拽吧。

       那晚,我跟母亲的Q头像聊了一会儿,对话框里居然弹出了一句:“你母亲在织毛衣”。晕!这个号是共用的。白天是我妈用,我在办公室昏天黑地忙,上Q看到她,必先恭恭敬敬鞠躬叫声妈,汇报情况。通常都是一会儿就被她飞了,她比我更忙。我猜想,母亲可能在重织那件黑色毛衣,以母亲的性格,还真难为她了。她居然有个理由:“能练脑。”

       那晚我跟父亲看电视时,叮嘱他年底路上车来人往,不如别开摩托了,踩个单车算了。父亲说:“那我怎么带你妈去上班?我们每天都去北堤吹吹风。”

      昨晚,母亲电话里说,他们两人周日下午到饶平看梅花去了。父亲近来迷上了摄影,为了拍个玫瑰,能在地里呆一两个小时。母亲时时跟在身边,拿设备、水杯,像个书童。我们总觉得他们开个摩托很危险,但是他们总不听。我只能想像着他们在青树翠蔓的沿江公路奔驰的惬意情境,有暖阳,有和风,有粼粼的波光艳影,有他们两人才能理解和享受的愉快。

     或许,所有的爱情,与岁月携手,会愈发灿烂。或许,有些时光,一点也不需年轻,相反,愈老愈香醇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郑亚芹_子墨郑亚芹,女,而立之年,笔名子墨舞蝶..文笔唯美秀气,含羞带露,用赤诚滚烫的文字,书写红尘万象,缠绵缱绻。任四家网站论坛版主,作品刊发于《燕赵晚报》、《大众阅读报》、《经济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