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麦吉丽百科

广告

人生究竟需要几个红颜和蓝颜?

2012-01-21 22:21:24 本文行家:郑亚芹_子墨

红颜 如果当时你没有风含情,我没有水含笑,还会不会有杏花枝头细雨潺,策马扬鞭拟疏狂。我没有转山转水转佛塔,你亦没有长江头尾苦徘徊,相遇必然是不惊风雨,不争春艳。你我之前的一切皆成历史,流速缓慢,柔软低沉。偶尔波澜的一笔,那是无意的追寻。只是,我们都习惯了在疑惑中贪恋三生之盟,因着一味甜意,强行掺入四味无辜的痛楚。这一场漫长的过渡,终是没能驯服苍白,没能教清瘦丰盈。方寸之间酝酿,天地之间引申,缄默成

红颜红颜


 

      

如果当时你没有风含情,我没有水含笑,还会不会有杏花枝头细雨潺,策马扬鞭拟疏狂。我没有转山转水转佛塔,你亦没有长江头尾苦徘徊,相遇必然是不惊风雨,不争春艳。

  

       你我之前的一切皆成历史,流速缓慢,柔软低沉。偶尔波澜的一笔,那是无意的追寻。只是,我们都习惯了在疑惑中贪恋三生之盟,因着一味甜意,强行掺入四味无辜的痛楚。

  

       这一场漫长的过渡,终是没能驯服苍白,没能教清瘦丰盈。方寸之间酝酿,天地之间引申,缄默成长为巧夺天工的莲香,坦然地剔除破碎,保留纯粹。

  

       你是我陌生而又熟悉的温润,我无须在你面前澄清骄傲,就像有些话语,虽未成稿,我已是了然于胸。端作沉静以闭目调心,不问你衣上酒痕漂泊成多少阕新词。

  

       你是我慈悲向暖后一抹忧伤的惊艳,素白中孤立,质疑中涌动。日月主题千载不变,生命迈不过脚下尘埃,唯有自此留白,永久归根。

 

       江湖似深似浅,人面似淡似浓。所有冷漠无畏,根本是蓦然抽离末世时无奈的检点。回忆在水一方,于笔端折折返返,不顾良辰美景,执意要风流絮叨。

  

       美人如斯,二十年华步花事。那些殷红的情怀,从奔放到恬淡,从恣意到枯萎,都将化作迟暮出浴时的一滴沧海,滑落鬓边,落地成霜。

  

       紧随岁月前行,忽略额上的汗水,生怕一个恍惚,便会遗失了自己。任瞳中红豆被凌乱的残句断章洗劫一空,也未凝练出一叶蝶梦。

  

      深知离合聚散匆匆,刻意延长反是辜负了这一段烟雨恩赐,于是小心收放,努力成全。如此,便可化刻苦铭心为平稳的节拍,旁若无人地吟咏山水情仇。

  

      无论是年轻僧人修缘化佛,还是耄耋老翁醉心香茗,都应当抱以敬仰。算来,冰释纠结即是一份巨大的考验,眉间尘事,心上颓靡,终会断裂,偏是不能预知正确的位置与时间。

  

       如果那时你我都还在,定该松开掌中紧攥的桃花,残喘着也要吐呐出一个永恒的春天。

 

 

一直未曾离开,我要的不多,只需那么几个,不问蓝颜与红颜。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郑亚芹_子墨郑亚芹,女,而立之年,笔名子墨舞蝶..文笔唯美秀气,含羞带露,用赤诚滚烫的文字,书写红尘万象,缠绵缱绻。任四家网站论坛版主,作品刊发于《燕赵晚报》、《大众阅读报》、《经济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