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百科

广告

你听过北极光的传说吗?

2012-02-22 13:43:27 本文行家:言岩2011

你听过北极光的传说吗?你听过北极光的传说吗?文◆言岩泪水弥漫了双眼,想呼喊,却吐不出字眼。你的身影越走越远,我眯着眼睛也看不见。像春风不小心吹过湖面,注定了要留下遗憾。

 

你听过北极光的传说吗?你听过北极光的传说吗?

你听过北极光的传说吗?

文◆言岩


泪水弥漫了双眼,想呼喊,却吐不出字眼。

你的身影越走越远,我眯着眼睛也看不见。

像春风不小心吹过湖面,注定了要留下遗憾。

小心翼翼,我揭开爱的面纱,你飘荡在遥远的天际冲我眼眨。

我折断的翅膀,泪眼的凝望,到头来只是一个笑话。

                                                                             ——言岩。

 {1.}

她是从小听着关于北极光的传说长大的。母亲说北极光就是真爱与希望,是灵魂的天堂。所以,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一个不可触摸的梦,有一道灿烂夺目的北极光!而她,她的心里也有这样一道北极光。他带给她的,除了光明自信和坚强、还有无尽的悲痛、漫长的等待和绵绵的感伤……

 

从来都不相信所谓的一见钟情,更不曾想到、有一天她竟然也成了爱情的俘虏、为它不顾一切为它神魂颠倒为它四处流浪为它丧失了自我……

 

第一次看到他,她忘记了呼吸。

 

当时她正在星巴克喝咖啡,落日的余晖里,他朝她走来。唇角有着淡淡的笑意,却掩不住眉宇间些许的悲伤……

 

他在她对面坐下,有些冒昧地问:你去过长城吗?

 

她望着他,挑眉,不语。他挺拔的身影折射在她的脸庞,交错着她模糊的视线、模糊的记忆。

他顿了一下,说:我去过,和她一起去的。站在长城的最高处,我向全世界宣布,我爱她,这辈子我只爱她。

 

他的声音空灵而寂寥,飘缈而悠远。他说:我们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来这间咖啡屋。她,就坐在你现在的位置上,从来都没换过。他似乎是轻轻叹了口气:那是三年前的事了。那一年,她19岁。

 

窗外,微风,很轻柔地吹着。音乐忧伤低缓,咖啡的香气弥漫在她和他之间。

 

她忍不住问:现在呢?

她走了。去了巴黎。那里是她梦想的天堂,那里有她努力追寻着的北极光。

北极光?她停止了呼吸,似乎连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那个下午,她再也没有说一句话,却也没有起身离开。他近乎是喃喃低语地诉说着他和她之间的一切,点点滴滴。那些凌乱琐碎的片段,那些朦胧发黄的记忆,吸引着她。他时而温柔细腻时而低沉哀伤的表情,刺痛了她的双眼,刺痛了她的心脏。

 

她迷失了。迷失在他凄美哀伤的故事里,迷失在他忧郁细腻的表情里。

 

从此,她爱上了咖啡。

有意无意地,每个周末她都会去那间咖啡屋。每次,总能在落日的余晖里,看到他孤单挺拔的身影。

只是,他再也没有提起她。

 

他说:岩,谢谢你愿意听我说话。我已经学会了如何把记忆埋葬。

她说:记忆不是用来埋葬,而是用来珍藏的。

他又说:岩,你很坚强。让我学会了不再悲伤。

她说:宽容,对别人是一种恩惠,对自己是一种解脱。

他不再说话,只是望着她微笑。眼睛里有零碎地火光闪动,只是,她看不懂。

 

他会在凌晨三点打来电话:岩,我吵到你睡觉了吗?

没关系,因为是你!她笑着回答。

 

闲暇时,她会做自己的拿手好菜,去超市买昂贵的保温桶,顶着北京刺骨的寒风,送去他上班的地方。

他总是说:下次别这样了,多冷啊!却把所有的饭菜一口气吃得干干净净。

 

他出差了,深圳。一个她和他都很陌生的城市。

第一次,她知道了什么是,思念!刻骨铭心的思念。

 

想他,从旭日东升到星辰满天,从新月如钩到满月如盘。想他的时候,她的心会被幸福的风儿涨满。她感谢那些他不在她身边的日子。否则,她永远都不会知道,她爱他已经远远地超过了她自己!

 

他回来了。满身的疲惫,依然神采奕奕,依然英俊挺拔。看见他的那个瞬间,她泪流满面。一种叫感动的东西塞满她的胸膛。

 

他带她去颐和园,去植物园,去故宫天坛,去鸟巢水立方,去北京城所有说得出来、说不出来的名胜古迹、大小胡同。唯独,没有去过长城。

 

他会牵她的手,会向朋友炫耀她的文采,会带她去吃她爱吃的小吃,会叮咛她注意身体别太劳累。唯独,没有说过爱她,或喜欢她。

 

她以为他会是她的天,没想到,他却成了她的劫。

他只看她一眼,却让她一辈子都清醒不过来……

 {2.}

窗外。风,肆虐地吹着。她躺在床上,边修指甲边和他聊着电话。她说:天空和大海相爱,可是空气阻隔了他们,他们注定不能在一起。于是,空气把灵魂给了大海。即便不能相爱,他们的灵魂也要在一起。所以,海比天蓝!我也把我的灵魂给了你,希望你从此快乐每一天。

 

他沉默了。应该是被她大胆的言语吓了一跳吧,她偷乐。却忍不住心跳加速。

 

良久,话筒里传来他飘渺空洞的声音:岩,她回来了。她依然能感觉到,他的语气里有着淡淡的喜悦淡淡的担忧。

 

刹那间,她呆了。指甲刀狠狠划过她细嫩的皮肤。血,模糊了她的视线。

 

她去找他,故作轻松:超,我们做朋友吧。

他似乎呆了,只是静静望着她,说不出话。

 

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啊!怎么?你怀疑呀?他干笑了两声,声音有些艰涩。

 

此友非彼友。她明白的。于是,转身,黯然离去。

 

远远地,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朝这边走来。她拼命咬着下唇,坚强地,不让眼泪流下来。

 

寒风,呼啸而来,似乎穿透了她的胸膛。她乌黑的秀发漫天飞舞,她想应该是凌乱而凄美的吧。

这样想的时候,她隐忍的眼泪终于流下来……

 

今天,谁会爱上谁,谁会抛弃谁。明天,谁会忘记谁,谁会错过谁。

究竟,谁应该对谁负责呢。永远没有答案。

她不怪他,或她。在寻找真爱的路途中,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有,谁不懂得珍惜谁。

 

她很庆幸,在她有限的青春岁月里,遇到了他。她也很高兴,在这段她从来都不曾真正拥有过的感情里,她付出了全部的真诚全部的爱。

 

可还是会伤心难过,还是会想起他。尽管老妈一次又一次告诉她,他终究只是她人生中偶然遇到的一条抛物线,偏离了她生命的主题、人生的坐标。可她还是想他。想他的时候,她的嘴里泛起苦涩的唾液,心是空的。

 

她辞了工作。任身体日渐消瘦,任灵魂流离失所。

朋友说,她有一双明亮的眼睛。可她却总是,在黑暗里寻找着,光明。

 

想他的时候,她在手腕上套上坚实的皮筋,狠狠地拉扯,绷下。唯有如此,似乎才能稍稍减轻她心灵的苦楚与伤痛。直到,她的整条手臂血肉模糊。直到,老妈的泪眼刺痛她的心脏。

 

泪光中折射出,她狼狈的神情,落魄的灵魂,疲惫的心。

 

爱,是给予是祝福。能够给予他人祝福,才是最大的幸福。刹那间,她迷朦的双眸闪过一丝,清明。

放弃,不是忘记了,是爱的深沉爱的坚强了。而她,必须要在伤痛里成长,在成长里坚强。

爱过了谁,也为一个名字崩溃。琴键上的手,一弹指的美,该忘了才对。

 

她决定去见他。同时,为自己寻找一个可以离开他的出口,更为自己的那份感情画上漂亮的休止符。

 

自古多情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他一如往昔地淡定自若,眉宇间依然有着淡淡地哀愁。

她丢下自己的礼物,转身,离去。再也没有一滴眼泪。

她来不及留恋他诧异失落的神情,迅速消失在涌动的人流里。也从此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那是一幅百福图,是她一针一线亲自绣出来,打算在他生日时送给他的爸妈的。对于他的爸妈,她始终怀着无限敬重感激的心态。如果没有他们,就没有如今优秀出色的他。如果没有遇到他,她不敢想象她的青春将会单调沉闷到何种地步。如果没有遇到他,她的生命也将会少了许多激情与色彩吧。因此,她感谢他们。那副百福图里,蕴藏了她所有的真诚与祝福。

 

她想他是懂的。

 {3.}

听朋友讲过一个真实的发生在杭州西湖翠薇园的故事:

 

女孩是西湖翠薇园的会计。美丽温柔安静,像一缕青烟,像一片孤云。值得任何男人为她疯狂。可是,女孩偏偏遇到了他。

 

女孩遇到他的时候,他已经结了婚。妻子温良贤淑,女儿乖巧可爱。尽管如此,他们还是相爱了。那份感情,来得那么突兀那么猛烈!他几次提出要和妻子离婚,都被女孩拒绝了。她虽然爱他,却不愿破坏他的家庭伤害他的家人。她说:我怎么能为了自己的幸福,就去践踏别人的花园呢?

 

可她是那么那么地爱他,除了他,她的心房里再也容不下任何人了!于是,她选择了做他的红颜知己。数十年如一日,只是安静地本分地陪在他的身边,无欲无求,只希望能给他带来些许温暖与快乐。

 

二十一年就这么过去了。他体弱多病的妻子去世了,他乖巧可爱的女儿嫁人了。在女孩43岁的生日上,她终于等到了他迟到的玫瑰与钻戒!收到戒指的那个瞬间,她只是安静地微笑着。一如继往地安静。就仿佛这二十一年的等待只是一个刹那、只是一瞬间!就仿佛这二十一年的等待跟她的感情相比完全算不得什么……

 

二十一年的等待,她所有的青春、所有的美丽、所有的智慧,都留在了杭州城、留在了西湖边、留在了翠薇园。只为了,那个男人!

      

她被震撼了!原来,也有一种女人,只为了爱而活!

 

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算是一个这样的女人,只为了爱而活!

寂寞是鬼,咬得往事支离破碎。如果她的爱对他来说只是困扰,那么她情愿独自品尝这寂寞……

直到有一天,她找到真正属于她的那束北极光!从此,她的心便不再流浪。

     

前世。你的泪,淋湿了月光;
今生。我的笑,惊扰了上苍。
走笔。至此。搁一半。
谁的风情,妖娆了我的天堂?
 
在哪里?梦里的那道北极光!
 
『全世界,午安。』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言岩2011前世。你的泪,淋湿了月光; 今生。我的笑,惊扰了上苍。 走笔。至此。搁一半。 谁的风情,妖娆了我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