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麦吉丽百科

广告

六张火车票的爱情

2016-02-01 01:18:29 本文行家:刺猬收藏

时间去哪儿了?在飘摇之中徘徊,在谋生路上打拼,也在回忆里发酵。少年时,恋恋风尘,懵懂冲动。摘录爱情故事,是为了见证成长。

       21岁那年,邂逅一次远程网恋,也是我的初恋。我在北京,她在广州,像两粒不经意间碰撞又迅速分开的砂子,遥遥相望,守候着各自的爱情。那年我大三,渴望爱情也害怕爱情,游离于菁菁校园内哀婉动人的爱情之外,直到她走进我的青涩青春里。

        那年暑假,我不顾亲友劝阻,独自踏上广州这个陌生的南方城市。她着军装,站在火车站口,亭亭玉立。彼此相视而笑,她随手接过我背上的包,随意搭在肩上。

        7月广州,气候湿热而闷热,但在穗的那些日子,绚丽多彩,最值回味。我们不知疲倦,跑遍大半个广州城,天河广场、上下九路、状元坊,全都留下欢声笑语。酷热难当的中午,她拉着筋疲力尽的我,溜进街边的冷饮店,要一份双皮奶,你一口我一口,分享空调,也分享着我们疯狂而短暂的爱情。

        广州之夜繁华而张扬,珠江之夜却朴华而温馨。海印大桥上,车辆川流不息,波光粼粼水中,游轮慢条斯理。江边,一对对情侣偎依走过。我们吹着凉爽江风,并肩徜徉于林荫小道。幸福如花,荡漾于她的脸上。

        逛到两腿发软,并肩在江边石椅坐下。她像一只倦怠的猫,总习惯枕着我双膝,问些爱不爱她的话,咂吧着嘴沉沉睡去。静谧的夜,习习的风,还有她均匀的呼吸,我认为自己找到了一生的幸福。

        不出门时,我坐在客厅地上,看她翻箱倒柜搜照片,一张一张展示给我。看着遭劫般混乱的房间,又手忙脚乱整理。开学临近,我要回京,她忧心忡忡,临走前几天,一向冒失的她,终于有了美丽心愿——亲手拼凑两幅同样的风景图,一幅留下,一幅给我。

        “未来,等你毕业,两图合壁,真爱无敌!”她对我说。

        她不再捣乱,专心致志分拣千余块纸板,指示我干些辅助活。但是心愿未成,直到我离开那天,她才拼完第一幅。我帮她擦汗时,看见她眼中泛起晶莹泪花:“说要拼好再走的,……”。

        我的回忆大多定格在这一刻,无法抹去。回到法大后,日子平淡流淌,幸福着,牵挂着。转眼入冬,北京开始变冷,我的心,我的爱,我的心思,仍然停留在火热的穗城7月。

        只要从军校回家,她就会给我电话,可是我发现我们之间的话越来越少,她曾经向我抱怨过高数很糟糕,我以为是学业因素,并没在意。

        22岁生日那晚,她说要第一个给我生日祝福。彼时,我和瞎子被迫在校外租房冲刺考研,硬撑着等她的电话,可很晚却没有她的祝福。她是个大大咧咧的女子,唯恐她有三长两短,赶紧把电话打到她宿舍,她的室友告诉我,她还没回宿舍。我一次次拨手机,但一直关机。

        我一夜未眠,麻木地背诵《宪法》概念,固执地等待她的消息,帮她找爽约、关机的理由,同时祈求上天保佑她不会出事。

        第二天凌晨,收到她的短消息,我们分手吧!家人反对 ,我们没有结果。

        这条短信如晴天霹雳,瞬间将我震蒙。她们家身世显赫,我却一贫如洗,明知前途渺茫,但从未想过这么快。我来不及细想,什么都没有带,买一张站票,匆匆挤上火车。完全不顾及投入甚多的考研,完全不顾瞎子警告我,说辅导员刘大妈随时随地“围剿”租房党。

        站在车厢过道,宛如三年前从贵州一路向北,充满了期待,充满了担忧。夜晚漫长,我靠在拥挤过道上,听着列车与铁轨摩擦的”咔嚓咔擦“声。我买了一包香烟,一根接一根抽,不是有瘾,而是喜欢看着烟头亮起来。抽完一包,全身心麻醉在尼古丁中,什么都想不起来。

        广州依旧绿荫避人,街头依然长裙飘飘,那个不一样的漂亮城市,宜人季节,可能已经不属于我了。我抱着沿途换下的厚厚冬衣,四处打听,狼狈寻找她学校。

        几经辗转倒车,我在中午时分达到军校。她沉默很多,接过我些衣服,怪我不该贸然过来,连座位都没有。吃饭时,我们仍共用同一饭盒,但已不能牵她的手。

        问及分开理由,她先说是家人反对,更多是以泪水与沉默来回应。而对无疾而终的感情,我不想细问,也不敢奢求——家庭的差距实在太大了。她赶我走,我不从,坐在她校园长椅上,抽又抽了一条烟,直到嘴巴说不出话来,直到她愤怒于我的纠缠不再理我。

        理与不理,我不在乎。我只是想证明,我曾那么执着过。当然,心已破碎得千疮百孔。

        第二天,我顺利买到了回程车票。空荡的车厢,我蜷缩在无人的角落,窗外挤进的风狠狠的撕打我的思绪,长在手臂上的不明肿物,也加入到冷痛行列。

        回到学校,大病一场。即便病着,仍然要应付刘大妈间歇性突然袭击,我和瞎子借来房东的旧板车,“吱吱嘎嘎”,在出租屋和宿舍之间运送铺盖书本。选择在全身心的考研中强迫忘却!

        有一天傍晚,收到她短信,你放弃了吗?我无言以对,不知如何作答,酝酿半天,回了四个字,永不放弃!

        “原谅我,咱们再试着走走好吗?”

        过去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依然以最笨拙的方式爱着,疼着,期盼着,计划着。压力再大,仍然尽力抽空,每周一封长信,倾诉思念。唯恐疼她不多,爱她不够!考前苦闷和迷茫,化为封封情意绵绵的信,遥寄广州。

        十多年过去了,翻阅那段时间的所有通信,竟发现从未收到她的回信,我只是在与自己恋爱着。此时此刻,像退潮后的沙滩,空荡寂寥,泛起淡淡酸楚!

        终于等到了考研,走出考场,疲惫不堪,飘飘欲坠。我走在人大诺小的校园,冷风吹在脸上刺骨无比,但我心里丝丝暖意。抬头看看天空,世界别样美丽。

        回到昌平,想好好睡了天昏地暗,但胳膊上的肿物隐隐作痛。傍晚,接到她的电话,你尽快来一趟广州吧!我有话跟你说!

        我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又是分手吧!她说你想哪儿去了?妈妈帮你联系了好医生,帮你诊断胳膊上的肿物。

        排了二个通霄,终于抢到车票,第三次踏上同一次列车。她去接我,我看着她,不知该说什么。回到家,她继续收拾行李,说刚接到学校电话,明早就得去从化拉练集训。我帮她打下手,相视无语。在卧室,她远远站在门口,看我收拾铺盖。我伸手想摸摸她的脸,但她迅速躲开,刻意躲避我的眼睛。

        我们之间远了。虽然如此,我还是既感动又心酸。这算不算是善意的谎言呢?

        第二天喝早茶,她说,不能陪你手术,多保重。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她走后,关掉了手机,在最近的城市互相迷失,这便是最远距离!

        术后,阿姨照顾了我一周多,安排回贵州的时间。年前广州,车站人头攒动,车票售罄一空,无数民工滞留,阿姨托人帮我买好票,送我踏上回家的火车。

        就这样,我永远失去了爱情,虽然那只是一次网恋。之后不久,接到她的电话,对不起,怕你不来广州手术,所以骗你那么久!

        虽然早有预料,但伤口剧烈疼痛。也许这场爱情中,她爱上的仅仅是爱情本身,而不是我,只不过在她编织她美丽的爱情梦的时候我恰巧在她的面前罢了。

        她总有剩饭的习惯,饭桌上总是她表演绝招的机会,无论如何,总会耍花样想办法留下那么一小口。分手后好几年,我吃饭时,也常常不经意剩下那么一点点,每每这时,便有股强烈的东西持续撞击我的胸膛,便会想起那个曾经走进我生命边缘但早已消灭在人海中的那个顽皮捣蛋的可爱女孩,也想起那幅尚未完成的拼图。

        伤疤偶尔会不适时宜隐隐作痛,蔓延到心尖,涩涩的,酸酸的,挥之不去。在爱情中,现在有多痛苦,过去就有多幸福。

        又一个夏天日即将到来,整理衣箱,发现她送我的T恤还留在衣柜,上面有她亲手绘制的卡通,,提示我,曾有过一段如此疯狂的过往。抚摸那些清晰如昨的衣物,莫名惆怅​。我保留下来的那六张描述我爱情轨迹的车票,也一并尘封在箱底。

        也许我们注定只是一粒没法靠近的砂子吧!相隔千里却曾试图相互靠近,就在我们将要靠近的那一天她偶然偏离轨道,哪怕只那么一点点,我们最终只是擦肩而过。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