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麦吉丽百科

广告

守望,山楂树下也能盛开爱的果实吗?

2012-03-31 12:01:55 本文行家:栀子714

爱情日子,在等待中一天天流逝,若烟仍旧执着的在每天傍晚时分,习惯的走到村头那条小溪边徘徊着,等待着那个或许永远不会再回头的男人。久了,末村的流言以各种不同的版本蔓延开来。。。而其中更是不乏对若烟的取笑,小山村对男人的抛弃可以不言不语,却不能包容一个在婚姻里受伤的小女子。只是,没有人注意过,在小溪的另一头,总有一个身影同样落寞的守候着溪边的伤心人。他,只远远的望着心爱的女子,心痛着,她在等的人,不是

    

爱情爱情

    日子,在等待中一天天流逝,若烟仍旧执着的在每天傍晚时分,习惯的走到村头那条小溪边徘徊着,等待着那个或许永远不会再回头的男人。久了,末村的流言以各种不同的版本蔓延开来。。。而其中更是不乏对若烟的取笑,小山村对男人的抛弃可以不言不语,却不能包容一个在婚姻里受伤的小女子。

 

    只是,没有人注意过,在小溪的另一头,总有一个身影同样落寞的守候着溪边的伤心人。他,只远远的望着心爱的女子,心痛着,她在等的人,不是他。莫小楼在脑海里,幻想着鼓足所有的勇气,走到若烟的面前告诉她,那个人,永远不会回到你身边了!我不一定是你最爱的人,却会是此生最爱你的人。而这个念头,他却一直没能攒到足够的勇气说出口。。。

 

    流年似水,转眼间三年过去了,期间林平之回来过几次,却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尽办法让若烟在离婚协议上签字。看着林平之对自己不屑的眼神,若烟终于明白,这么年的等待于林平之而言是多么的可笑,她拿起笔,在协议书上黯然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林平之欢天喜地的走了,若烟默默的流下泪来,虽然如此,很奇怪,心却不似想像中那么的痛。原来,在一天天的等待中,在一次次离与不离的纠缠中,她的爱也淡了,她想她的泪水,是因为自己无谓的等待,耗尽了年华,到头来却没能等来春暖花开。

 

     再一次,走到那青草遍地的小溪边,若烟习惯的坐在了三年来久坐的石头上,轻叹了口气,结束了,或许,对自己这也是一个解脱吧。第一次,若烟不再只是低头想心事,而是四下的张望开来。冬去春来,原来,末村的春天这么的美,蜿蜒的溪水在青草的衬托下缓缓前行,还有很多不知名的野花掺杂在草丛中,远处的晚霞印照在村头那颗百年榕树上,若烟感觉到了从未有的轻松。突然,她看到对面的溪边,远远看去,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慢慢的淡出她的视线,那个身影,好像在她苦苦守侯负心男人的日子里,一直在那儿若隐若现,只是,以前她从来没有去留意过。鬼出神差的,她跟随在了那个人的身后。就这么着一前一后,她看到那个人走进了山楂树林,看着他停留在了一颗山楂树下,在树下坐了有半响的时间,而当那个人转过身来,若烟用手捂住了嘴差点叫出声来,是莫小楼?他在这干啥?侧身于另一颗树后,她的好奇心被莫小楼的奇怪举动勾了起来。

 

    莫小楼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咋就莫名奇妙的又走到这里来了?他用手按在他做了记号的一块石子上,怜惜的抚触着,他知道,他还是放不下心爱的女子。他恨自己,为什么不能再多点勇气,给自己机会去守候心爱的姑娘。他恨自己的懦弱,更心疼于她的不幸。一时间,莫小楼难以自抑的挥拳砸在了山楂树上,血从一个个细小的伤口中渗透着滑落,他却没有感到一丁点的疼痛。他顺手拿起旁边的一根树枝,疯也似的挖了起来。。。木头箱子露出了一角。。。

    若烟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她快走几步,悄悄绕到莫小楼身后,忽的把小木箱抢了过去。莫小楼愣住了,他只听到若烟银铃般的笑,对着他坏坏的说:“好啊你,在这鬼鬼祟祟的干啥坏事呢?”莫小楼被若烟好一顿抢白,愣是一句话也没憋出来,一向如此,能言善辨的他在若烟面前就会变得像个白痴。他用手摸了摸后脑勺,只是看着若烟憨憨的笑。若烟也不再理会他,只顾自打开了小木箱,诺大一个木箱,居然只有一枚戒指?她笑话起莫小楼:“哎,你干嘛把戒指埋在树底下啊?”莫小楼被若烟这话问得脸憋得通红,心跳也砰砰的快了起来,小声的说了一句:“结婚戒指,本来是想给你的。。。。”看着莫小楼手足无措的样子,若烟的心猛的沉了一下。。。她陡然想起了小时候的很多往事,彼时的莫小楼,总是像个跟屁虫一样跟随在自己的左右。。。只是,她竟从来不知,莫小楼心里自此就没能再装过别的女人。

 

    莫小楼拿出随身携带的MP3,按了一下播放键,耳边,传来了陈楚生的《山楂花》,“走过了这一片青草坡,有棵树在那儿等着守着你和我的村落,站成一个传说,山楂树开满了花,落在你羞涩的脸颊......”莫小楼猛然抓住了若烟的手::“若烟,能不能别再等他了?我愿意!一生一世的照顾你,一生只守着你一个人!”感受着莫小楼手心里渗出的汗,若烟用手拍了一下莫小楼的头:“傻瓜,我和他,今天已经分了!”莫不楼竟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才肯相信,他开心的抱起了若烟,傻笑着问道:“那,你愿意下半辈子都和我在一起么?”看到若烟脸颊泛起一片红晕,轻轻的点了点头,莫小楼这才知道,自己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了。。。他大声的叫着若烟的名字,抱着她,在那颗幸运的山楂树下转了一圈又一圈。。。

    后记:原来,有一种幸福,是坚守。长久以来,笔下很难流出温暖的文字,听着子墨新文里那首《山楂花》,竟有了莫名的感动,也有了冲动,想让这悲情却痴情的莫小楼,也痛快的幸福一把。只愿,有情人,终成眷属!附上子墨舞蝶的原文《山楂树开满了花》网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b906a20102dz1u.html。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