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百科

广告

我们兵荒马乱的青春吗?

2012-04-20 11:06:04 本文行家:郑亚芹_子墨

我们兵荒马乱的青春文/子墨舞蝶事隔经年,如果我们再相见,我用什么来陪你一起回忆,我们兵荒马乱的青春。旧年,我唤你道西,你是好友霞的男友。

 

路过路过

 

我们兵荒马乱的青春

文/子墨舞蝶

 

    事隔经年,如果我们再相见,我用什么来陪你一起回忆,我们兵荒马乱的青春。

    旧年,我唤你道西,你是好友霞的男友。

 

    霞是高三那年插到我们班的复读生。只记得在市一中文科班的教室里,高三那年爆满,挤了70多个高考冲刺的学子。插班来的文科生理科生都被安排到了一个很大的教室当宿舍,我们应届生的宿舍都是标准间,每间宿舍八个人,恰好宿舍借读的一个女生回户口所在地备考,霞就通过各种关系搬到了我们宿舍,成为了我们的舍友。

 

    霞长得很甜,一笑就有两个小酒窝,这两个小酒窝让我们很是羡慕。十七八岁的文科女孩,内心充满了各种幻想,虽然是高考年,但是我们的日子过得依然有点小浪漫。老师依然鼓励我们多读名著,很多名著其实都是高中时代读完的,我们买诗刊,买《读者》,买各种版本的散文和小说。我们一起高谈阔论,谈席慕容开满花的树,谈三毛梦里花落知多少,唱孟庭苇的歌有滋有味......

 

    当时班主任是英语老师,常常在班训课上教育我们:你们复读生比应届生多学了一年,一定要在学习上有优势,而应届生虽然现在会比复读生差些,但是一综合复习就没有了差距,肯定会超过复读生。老师的话让我们不得不分开两派:应届生和复读生,我们两派的明争暗斗让我们当彼此是对手,可是霞除外,因为我们已经当霞是姐妹。

 

    霞明显得比我们成熟些。因为霞有个非常要好的男友。

    高中谈恋爱一般都是地下阶段,可是霞的爱情很风光,因为霞的男友当时已经考上了大专,在一个警察院校就学。步入大学校门的霞的男友就将和霞的关系公开化了,基本每个周末都来看霞。穿着警服的霞的男友叫“陆东”,因为当时受三毛深爱的荷西的影响,我们宿舍姐妹就给陆东起了绰号叫“道西”,我们常常给霞起哄,说:霞,你道西哥哥又来检查学习来喽。这个时候霞就红着脸追打我们。

 

    最为诧异的甚至难以理解的是,高三后半期,道西竟然退学,来到我们班跟霞一起来备战高考,听霞说道西是因为不满意自己大专学历,所以想跟自己一样重考。霞当时的目标是北京二外,道西的目标是北大。因为目标很远大,所以霞学习很拼命,也带动我们宿舍的学习很拼命。我们常常集体凌晨四点就爬起来晨读,虽然校长一再开会强调开早车是学习无能的表现。我们即便打饭也很少闲庭漫步,都是跑着去打饭,当然这个校长也反复开会强调:最看不得高三学生跑着去打饭,让校外的人看到了还以为没有吃过饭,特别素质低。但我们依然我行我素,因为我们是高三生,一般不会处理我们。

 

    而霞和道西的关系老师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两个人都是高材生,也是可以高考中为校争光的头号种子选手。

 

    而对我们宿舍其他人就非常严厉了,一再打击高中早恋,虽然那些早恋花事如隔烟看花。

 

    我当时严重偏科,语文、数学、英语三科基本每次考试都前三名,可是历史却极差,每次都倒数。历史老师一考试就找我,甚至班主任英语老师都允许我可以不学其他学科,专门背历史。可是我就是背不过历史。以至于毕业多年后,一到高考期间我就做噩梦,就开始梦到考历史不会做。霞对我的学习偏科现象很着急,于是就让她的道西来帮助我。道西历史学得非常棒,甚至可以达到指定某页他可以倒背如流的程度,这让我很崇拜。我、霞、道西就在历史的学习中成为了好朋友。

 

    道西叫我小雅,虽然我有名字,但是他每次都这样称呼我。对天发誓,他这样叫我的时候我总是当他是家长,内心从来没有过一丝涟漪。道西总是夸我聪明,也常常跟我一起争论一道数学题,但我每次都会战胜他。因为当时语数外很少有可以竞争过我的对手,所以一谈起这些学科问题我都很自信,但是一开始提问历史相关话题,我就常常出现失语。所以每次我打败道西的时候,他就会出一道历史题考我,我就很自觉地埋头苦读。因为有霞和道西的陪伴,我感觉自己的高三很幸福。

 

    可是后来霞和道西的关系发生了微妙变化,甚至说出现了裂痕,绝对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娜。

 

    娜喜欢道西是明目张胆的事情。娜的父亲是高官,家里很有势力,从小养尊处优惯了,只要想要的东西一定要得到。也有同学劝娜说霞和道西那么好,就别插一道了,可是娜不听,娜说每个人都有权利喜欢自己喜欢的人。所以娜和霞是剑拔弩张的关系。

 

    我们都感觉娜很过分,于是宿舍姐妹一起商议决定整治娜,让霞无后顾之忧。

    我们想到的方法就是模仿娜的笔迹给道西写一封情书,情书要偷偷放到道西课桌里,然后这封情书恰好又被霞和其他人发现,情书就是罪证,娜肯定会被学校处置。

 

    当时年少轻狂,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和恶劣性,只是想帮霞。

 

    当然这封情书安排由我代笔,由其他姐妹负责放到道西课桌里,再由其他姐妹负责发现情书。

 

    于是我极尽煽情之手法,写好后连看都没有看就给了另外的姐妹。那个姐妹也没有看,就直接塞到了道西课桌里。可是不知道哪个细节出现了纰漏,负责发现情书的姐妹却找不到情书!

 

    情书谜一样地不见了!

    那几日宿舍姐妹都很紧张,也很期待会发生什么,可是却看到有任何蛛丝马迹。

 

    只是我无意间发现道西看我的眼神变了,也不像从前那样无拘无束跟我和霞一起讨论问题,目光中多了些什么,我也说不清。紧张的学习让我快要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那晚下了夜自习,因为忘了带书回去我回教室拿,发现偌大的教室就道西一个人,道西竟然坐在我的课桌前。

    道西看到我也很意外,我说我来拿书,道西说我想跟你谈谈。

    我疑惑地望着道西。

    “其实这些天我很痛苦。收到你写给我的情书我内心既欢喜又不安。小雅,其实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也喜欢你。”

    “你说什么?!我写给你的情书?!”我看着道西惊讶地问。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会写情书给你!”我开始有点害怕。

 

    我语无伦次地辩解着,内心非常忐忑,“难道道西知道那些都是我做的?”

    只见道西从贴身衬衣里掏出我模仿娜的笔迹写得情书。

    “你怎么知道是我写的?”我小说问道。

    “因为你署名了啊。”

    “啊?!”我惊诧地拿起那封信。

    我的上帝!我竟然习惯性地署名是我,而不是娜!

 

 

    我当时羞愧得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

    “道西,其实你误会了,那个其实......”不容我说完,道西打断了我。

    “小雅,我懂得的,我们现在什么都不谈,高考过后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可是那真的不是我写给你的啊!”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只是看到道西哼着歌走出了教室。

 

 

    回到宿舍,我没有告诉宿舍姐妹发生了什么。若无其事地洗脸睡觉了。只是那以后,跟霞在一起,一直感觉亏欠她什么。

    而从那以后,我开始躲避道西。

    高考后,霞和道西如愿都考入了他们心目中的学校,霞一再说要联系,可是我一次也没有和他们联系过。

    只是后来,道西托其他姐妹转给了我一封信,还有一份礼物。

    礼物是一串紫色玻璃风铃,很炫目的紫是我喜欢的忧郁的颜色。

    信的末尾说:小雅,如果可以,我想用我所有的时光来守护你那颗易碎的玻璃心。

    信中附有道西的联系方式,只是我将信撕碎连同那串风铃一起放到房间的角落里,后来那串风铃不知所踪。

 

 

    后来听说,霞和道西分手了。

    后来听说,霞和道西都留在了北京。

    后来,我不再打听霞和道西的消息。

 

    只是,今天,一个高中同学打电话给我,问我还记得陆东么,说他来我在的城市,不知道是否方便见面,我说我都不记得陆东是谁了。陆东与道西,已经随着我那兵荒马乱的青春一起散场。

 

 

    “多年以后,我们又再次会面, 我将要怎样招呼你。以眼泪,还是以沉默。”拜伦如是说。

有时候我们无从选择,我们兵荒马乱的青春......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郑亚芹_子墨郑亚芹,女,而立之年,笔名子墨舞蝶..文笔唯美秀气,含羞带露,用赤诚滚烫的文字,书写红尘万象,缠绵缱绻。任四家网站论坛版主,作品刊发于《燕赵晚报》、《大众阅读报》、《经济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