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百科

广告

家庭暴力下柔软女子血泪情史?

2012-04-20 11:08:49 本文行家:郑亚芹_子墨

而你从此只能路过文/子墨舞蝶“不要打我的头!”一纯尖叫着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头,可是子康的拳头还是无情地不断落在一纯的头上。一纯用尽全力跑向门口,随着咣当一声门响,一纯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穿着拖鞋和睡裙跑到了街上。

血泪血泪


 而你从此只能路过

文/子墨舞蝶

 

   “不要打我的头!”一纯尖叫着用双手护住自己的头,可是子康的拳头还是无情地不断落在一纯的头上。一纯用尽全力跑向门口,随着咣当一声门响,一纯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穿着拖鞋和睡裙跑到了街上。

 

    已经是夜里十点多,昏黄的街灯照着一纯惨白的脸颊,刚洗过澡的头发湿湿地滴着水珠,穿着拖鞋和睡裙的一纯不知道可以藏到哪里才可以不看到子康的脸,终于在楼房的一个角落里一纯蹲下来,然后无声地流泪。听着子康追逐的脚步走近又走远,听着子康呼唤自己的名字,可是此刻,一纯内心只充满了仇恨。

 

    子康是一纯的老公,在一纯最美的年纪,遇到了高大英俊的子康。子康博学而内向,活泼的一纯仿佛四月最明媚的樱花,让子康一见倾心,两个人热恋后结婚了。从甜蜜的爱情走入婚姻的殿堂,一纯才发现其实很多东西没有看起来那么美好。内向的子康懒惰且大男人主义,虽然他对一纯的爱是无暇的,可是同时也是狭隘的,这种狭隘的爱让一纯渐渐地不再与朋友们来往,生活中只有子康。纵然如此,子康的脾气很坏,当一纯原谅了子康第一次动手后,常常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子康就会不断动手,再炽热的爱情也会在铁拳下消失殆尽。于是一纯提出了离婚。

 

    子康请求一纯的原谅,子康说自己是爱一纯的,只是常常无法自抑,子康说见不得一纯反对自己的任何意见,其实打在一纯身上,子康比一纯的心还痛。看着流泪的子康,一纯心就软了下来,吵闹后就又和好。其实除了暴怒的时候会动手外,子康对一纯的确不错,每次外出都会记着给一纯买纪念品,会给一纯写一纯喜欢的文字,给一纯读一纯喜欢的诗文,子康的声音很好听,曾经在电台当过播音主持的子康读起诗来情感饱蘸,很让一纯陶醉。所以在跟子康的婚姻生活里,幸福与心伤交替,只是一纯一天比一天软弱,软弱得很少去反抗子康,无论子康对与错。这样的日子也就平静了很多。

   

    只是人都是有情绪的,一纯不开心的时候子康从来不体谅。有时候一纯想,婚姻就是温暖和爱情,可是为什么自己却活得如此累?甚至有时候会绝望。

 

    婚姻久了,相爱的对方会愤怒,会吵架,会用最无情的方式伤害最爱的人,可是因为有婚姻,哭过闹过后,无论哪一方都会妥协,几日后又和好如初。几日后又吵架伤害,反反复复中,就是生活。一纯常常很单纯地想,如果婚姻里有包容有疼惜,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只是子康不是懂得疼惜女人的男人,以至于一纯对子康的恐惧多于爱情。

 

   今夜的争吵其实也是极为琐碎的家事,子康不容一纯多说一句话,多说 一句就动手。

   一纯本来想容忍了,可是休息两天,子康家事不做一件,却对一纯说东说西,一纯内心也有怨气。所以一纯顶嘴了。虽然一纯知道会为此遭遇拳打脚踢,可是一纯是人,是人都有情绪。只是一纯绝对不会允许子康打她的头,因为如果头打坏了,一纯知道后果。可是子康却执意打了她的头,所以这次,一纯绝对不会原谅子康,因为有一次就会有下次。

 

    夜更深了,春天的夜风还是有点凉,天空竟然下起了雨。一纯的心被愤怒填满了,她已经给了子康足够多的机会,而今夜,她不会再给子康机会了。除了从家里穿的睡裙和拖鞋外,一纯没有带任何东西出门。这样她也不会欠子康什么的,一切都是时候该结束了。

 

     一纯在夜风中瑟缩,她盲目地走到街上,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她身边,她说:

    “对不起,可以帮我打个电话吗,我记不起自己家在哪里。”

     几分钟后,一辆110警车呼啸而至,巡警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瑟缩的一纯穿上,问一纯发生了什么。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他打了我的头。”反反复复,一纯就说这样一句话。巡警以为一纯精神有问题。是,长期的家庭暴力让一纯感觉自己精神近似于分裂。甚至想如果自己真的精神分裂了倒是一种解脱。

 

 

     子康知道在这座城市,一纯没有一个亲人,所以子康都一直对一纯很蛮横,因为子康知道不管怎么样一纯都会回来的,因为她无地可去。只是今夜,子康走遍了附近的大街小巷,都看不到身穿睡裙的一纯。一纯没有带钱没有带身份证,她能到哪里去呢?子康着急得眼泪都掉了下来。子康是爱一纯的,只是子康从娶了一纯那天起,就认为这个女人是属于自己的,不管怎么样这个女人都会在家等他。其实他也不想打一纯的头,可是他看到一纯被打了头惊恐的样子,以为只有这样才可以制住一纯,才可以让她记住教训下次不敢顶嘴。

    可是一纯走了,她会去哪里呢?她能去哪里呢?

 

    一纯被警察送到了医院精神科,清醒的一纯木偶般接受各种检查。目光呆滞而绝望。

    一纯知道,除非她疯了,要不子康绝对不会同意离婚的。

 

    连续两天找不到一纯的子康一下子苍老了很多,也害怕极了。那个温柔的女人,那个一直很听话的女人,那个每天下班后就忙着洗衣做饭的女人不见了,子康的生活变得一团糟。没有办法,子康打电话给一纯的娘家,问一纯有没有回去,娘家人一下子慌了,因为一纯从小被父母宠爱,没有被动过一手指头,竟然被子康给打跑了!几个小时后娘家人从另外的城市来到子康家,指责子康后让子康赶快报警。子康犹豫着不肯报警,因为子康感觉自己是个体面的人,不想自己的家事闹得满城风雨。

 

    三天了,依然找不到一纯,一纯的父母报警了。然后,知道一纯已经去了精神科疗养。

    听到这个消息,子康一下子惊呆了,用最快的速度到达医院,可是一纯一看到子康就一直尖叫,护士禁止子康靠近。一个星期后,一纯父母把一纯接回了家。

 

   两个月后,一纯和子康办理了离婚手续。

 

   子康再次在街上遇到一纯,看到一纯脸上带着子康第一次见到她时候那样开心的笑容,那灿烂的笑容如阳光一样,照得子康暖暖的,子康却知道已经太久看不到一纯这样的笑容了。只是这样的笑容,不会再属于子康了。一纯像不相识一样从子康身边走过,只是走过后泪水从一纯清秀的脸上滑落。

 

    家庭给我们每个人爱和温暖,也让我们会因为些琐碎的小事大动干戈,然后过两天后,埋怨没有了,将缺失的感情缝缝补补,又若无其事地过日子。可是,如果有一天,感情成了碎片,再也无法拾起来,婚姻就回不去了,从此,只能路过。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郑亚芹_子墨郑亚芹,女,而立之年,笔名子墨舞蝶..文笔唯美秀气,含羞带露,用赤诚滚烫的文字,书写红尘万象,缠绵缱绻。任四家网站论坛版主,作品刊发于《燕赵晚报》、《大众阅读报》、《经济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