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麦吉丽百科

广告

爱情是美玉无瑕羞答答吗

2012-04-28 22:02:30 本文行家:郑亚芹_子墨

1犹记那年,我是女生文/子墨舞蝶青春只是一种心情,一种回忆,它不是拉面,想拉多长是多长,想扯多细是多细;然后两头的面团一抻,掐下来就呈现在你面前。我们走着走着,就如席慕容所说的一样,忽然忘了青春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在那个不再回来的夏日。无论我们如何的去回忆,年轻的我们只能,如云影掠过。-------------小楼别我们走着走着,忽然忘了青春是怎么样一个开始。犹记那年,我是女生。【一】上初中的时候

11

 

犹记那年,我是女生

文/子墨舞蝶

 

 

青春只是一种心情,一种回忆,它不是拉面,想拉多长是多长,想扯多细是多细;然后两头的面团一抻,掐下来就呈现在你面前。我们走着走着,就如席慕容所说的一样,忽然忘了青春是怎么样的一个开始,在那个不再回来的夏日。无论我们如何的去回忆,年轻的我们只能,如云影掠过。

                               -------------小楼别

 

我们走着走着,忽然忘了青春是怎么样一个开始。

犹记那年,我是女生。

 

【一】

上初中的时候,学校离家非常远,我一直住校。过早的开始了集体生活,我的青春期是在集体宿舍成长起来的。初中时候的自己还很青涩,常常在课桌上划一道线,对同桌的男生横眉冷对不得越过一毫米,那个男生很内向,最多反抗的时候写个纸条趁我不在放我课桌里,每次纸条内容无非揭露一下我的各种陋习,从来没有一句好话。我一般都是看完将纸条揉成一个团,扔到他的板凳底下。然后突然有一天我听到他跟后面的男生说话,说怎么班里的女生都这么不好惹,啥世道。我忍不住偷笑,但是趁着一次放学后,偷偷将那道线擦去。擦去桌子上线的时候,我上初二。

 

初三,我已经长成一个青涩的少女。初三那年,莫名其妙地开始厌学,便草草收拾了下行李回家。上学的时候,我有两次厌学逃学的经历,一次是初三,一次是高三。后来老师到家里找我,不管怎么做工作,就是不想去上学。在家里闲了一个星期又后悔,就小声对妈妈说:我还是想去上学,但是不想去那个中学了。妈妈就又在家附近给我找了个学校,因为是从重点中学转到普通中学的学生,进入新学校我受到了很高的待遇。

 

这个学校因为离家近,学校没有宿舍,我开始走读。

 

青春期的女生很叛逆,当时我也很叛逆。新学校因为不属于片内的,没有我们村子里的孩子,我是村子里唯一在那个学校就读的女生。

 

每天放学都要经过一片又一片的庄稼地,妈妈总是很担心,说一个女孩子家又没有上学作伴的太不安全。我总是嫌妈妈罗嗦,依然骑着单车每天往返在那条寂寞的乡间小道。

 

直到有一天下雨,我骑着自行车匆忙往家赶,只是路过一个推着满筐酒瓶子的男子的时候,那个男子突然就倒了,并且一把拽住我说是我碰倒了他。对于这个收废品的男子我内心是充满不屑的,可是我还是给自己辩解说我根本都没有碰他一下。

 

那个时候雨下得非常大,我浑身都湿透了,可能湿透的衣服更能让一个初长成的女生像个女生,那个我今生都无法忘记的可恶的流氓竟然过来抱我,我吓坏了,大声喊,可是空旷的道上只有无情的雨声,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狠狠咬了那个人的胳膊,趁着那人大叫我扔下车子匆忙向家跑去,那人开始追我,我拼命跑。后来跑到村口看到来接我的妈妈,妈妈看到我的样子忙问出了啥事儿,我说刚才有个流氓想欺负我。于是妈妈叫了村口的村民,拿着木棒就让我带路去找,说一定要把流氓打成残废。走到的时候,只看到我自己的车子在。

 

那个时候,我很恨我是女生,当时也非常羡慕家里有哥哥的女生。

 

发生了那个事情后,妈妈再也无法放心我一个人上下学,妈妈说庄稼一天比一天高,一个女孩子单独骑车上学太危险。因为初三在的那个学校有亲戚是老师,后来,老师安排了邻村的三个男生每天跟我一起上学下学。

 

因为短短几个月的相处,我现在竟然记不得那三个男生的名字。只是每天早上我早早去他们要经过的路口等,放学他们都会等我,然后他们三个在前面说说笑笑,我不远不近地跟着。后来毕业的时候,他们还特意叫上我去照了一张合影,只是当时太小,很多东西不知道保存,现在那张照片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其实那个时候就明白,很多时候,女生是要男生来保护的。

 

 

【二】

高中,我是情窦初开的少女。

那个时刻开始迷恋会踢足球的男生。因为乡下孩子大都不会踢足球,爱踢球的是城里的孩子。

 

我暗恋过一个学习成绩好且喜欢踢足球的男生。高中在市一中就读,高一就划分了两个文科班,六个理科班。我在文科班。爱踢足球的那个男生是文科班少有的物理学习好的学生。当时物理老师是叔叔的好朋友,叔叔说让关照我一下,物理老师就常安排那个男生帮助我物理学习。

可是每次那个男生坐在我身旁,他特有的发香总是让我无法静下心听一道物理题,而却莫名其妙地一看到他就脸红。我的物理成绩在他的帮助下没有任何提高,倒是我如果在路上碰到他就总是爱低着头假装没看见走过去,其实内心特别想他可以看我一眼。年轻的心,充满了矛盾。好在当时文科班女生物理普遍差,我也就从来没有因为不会做物理题羞愧过。

 

高二,学校允许理科和文科的学生重新选择自己是学文还是学理,这个男生去了理科班,也带走了我少女朦胧的爱情。

 

有一天他拦住了我让我等他一下,一会儿他从教室里出来,给了我一个信封匆忙跑了,我打开信封,看到里面是他一张照片。照片上他抱着足球对我微笑,照片后面有四个字:吾友惠存。我抬头望天,看到了晚霞红彤彤的脸。

当时这张照片,我无处可藏,深怕一不小心被同学发现。可是却又忍不住会拿出来偷偷看,然后傻笑。然后再藏起来。藏着藏着照片就不知道藏哪里了。最初丢了照片那几天,我像掉了魂儿似的伤心。

只是我们没有曾经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我们有的仅仅是一张照片。

那年,我是女生。有偷偷喜欢我的男生,也有我偷偷喜欢的男生。但仅仅是偷偷喜欢,不敢表达出来。

 

【三】

西木是我在恋儿的雨竹清风群认识的。

西木现在就读山东大学。

 

西木说:子墨姐姐,你现在忙不忙啊,你忙吧,我就叫叫你。

我说:恩,我正忙着整理文档。

西木说:子墨姐姐,你还在忙吗?

我说:你下线吧,明天还上课呢。

西木说:你困了吗?

我说:不困。

西木说:我也不困。我等着你忙,你忙完了咱们一起下线。

 

刹那间,心柔柔地疼,西木让我感觉,我仿佛依然是个女生。

 

顾颜安说:子墨姐姐,你不在西木找小姑凉了。

西木说:我没有。

柒月说:子墨姐姐,你和西木谁是家长?

......

我就知道,其实我早已经不是女生,只是,犹记那年我是女生。

(全文完)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广告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郑亚芹_子墨郑亚芹,女,而立之年,笔名子墨舞蝶..文笔唯美秀气,含羞带露,用赤诚滚烫的文字,书写红尘万象,缠绵缱绻。任四家网站论坛版主,作品刊发于《燕赵晚报》、《大众阅读报》、《经济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