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麦吉丽百科

广告

紫丁香的回忆

2012-06-10 16:06:08 本文行家:温柔的百合

这一家刚刚搬到罗德岛不久。这是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日,年轻的女人有点沮丧。毕竟,这天是母亲节,而她与俄亥俄州的父母相隔800英里。这天早上她打电话祝母亲节日快乐,母亲提起春天来了,后院现在多么五彩缤纷。她几乎可以闻到父母后院那葱葱郁郁的紫色丁香花的醉人芳香。打完电话,她跟丈夫说很想念那些丁香花。她的丈夫从椅子上一下子站起来,说:“我知道一个地方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叫上孩子们一起去。”很快,他们出发了。汽

 这一家刚刚搬到罗德岛不久。

       这是五月的第二个星期日,年轻的女人有点沮丧。毕竟,这天是母亲节,而她与俄亥俄州的父母相隔800英里。 
  这天早上她打电话祝母亲节日快乐,母亲提起春天来了,后院现在多么五彩缤纷。她几乎可以闻到父母后院那葱葱郁郁的紫色丁香花的醉人芳香。 
  打完电话,她跟丈夫说很想念那些丁香花。她的丈夫从椅子上一下子站起来,说:“我知道一个地方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叫上孩子们一起去。” 
  很快,他们出发了。汽车驰骋在北罗德岛的乡间公路上,周围是五月中旬独有的风景:灿烂的阳光,湛蓝无云的天空,还有放眼望去各种植物的新绿。他们穿过一座座小峡谷,一栋栋正在建设的房屋和废弃的苹果园,迂回到掩映在绿荫丛中的古老宅地。 
  车子停下的地方,道路两旁满是郁郁葱葱的雪松、刺柏和桦树。可是没有丁香花。 
  “跟我来”。男人说,“翻过那座小山,有一个老地窖,几年前是一家农场的,地窖周围有很多丁香花。农场的主人说我可以随时来这里玩。我保证我们摘一些丁香花,他不会介意的。” 
  那是一个远离行人视线的地方,高耸的丁香花丛还没有被现代文明侵蚀。上面开满了硕大的圆锥形花束, 几乎把花枝儿压成两折。年轻女人的脸上绽放出微笑,她立刻奔向最近的花丛,将脸埋在花里,陶醉在花香和花香勾起的回忆里。 
  男人查看了地窖,跟孩子们讲解为何这个房子是这样的。女人徜徉在丁香花中,小心翼翼地,一会儿这儿挑一枝,一会儿那儿捡一束,用丈夫的小折刀剪下花枝。她悠悠地欣赏着每一朵花,把它们当作稀世珍宝。 
  终于,他们回到车里,结束旅行,准备回家。男人开着车,孩子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女人则坐在车里,被鲜花簇拥着,脸上挂着微笑,眼睛恍惚地看着远方。 
  在离家还有不到三英里的时候,她突然冲丈夫喊道:“停车,在这儿停下!” 
  男人紧急刹车。在他想问妻子为何想要停下的时候,女人已经下了车,手里抱着丁香花,急匆匆奔向附近一个绿草盈盈的山坡。小山坡的顶上是一家疗养院,因为这个美丽的春日,病人们都在室外和亲人们一起或散步,或坐在走廊里。  年轻女人走向走廊的尽头,那儿一位上了年纪的病人坐在轮椅里,一个人低着头,背对着别人。女人捧着花穿过走廊,将花放到老妇人的腿上。妇人抬起头,笑了。两个女人聊了会儿天,彼此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红光。之后,年轻女人转身跑回到自己的家人身边。车子都开走了,坐在轮椅上的老妇人还挥动着手里紧握的丁香花。 

  孩子们听后心满意足,丈夫却没有。第二天他买了半打鲜嫩的丁香花,种植在院子周围,并且之后还增补过几次。 
  “妈妈,”孩子们问道,“她是谁啊,你为何把我们的花给她?她也是谁的妈妈吧?” 妈妈说她不认识那个老妇人。但是今天是母亲节,她看起来很孤单。再说谁不会因为花儿而开心呢?“再说了,我拥有你们,还有我的妈妈,即使她离我很远。那老妇人比我更需要这些花。” 
  我就是那个男人,那个年轻的妈妈是我的妻子。现在,每年五月,我们的小院子里都充满了丁香花的芳香。每年母亲节,孩子们都会采集一些紫色花束。年复一年,我始终无法忘记那个孤独的老妇人脸上的笑容,还有她内心的善良与温容。 

参考资料: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