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麦吉丽百科

广告

行家:尖椒时间:2011年12月22日 也许到现在为止,我们都还没相遇,也许是相遇了没有相爱,也许是相爱了没有表白,请不要着急,等时间安排好了,我们就在一起。一整天办公室里都弥漫着节日的气氛,莫言本来准备是和一个单身的好姐妹一起过的。但是她临时有事,好像是被拉去参加一个节日晚会。“我说了,别管我你就去吧!”“那你要一个人过了!”“当人家女伴要漂亮些啊!别丢脸啊!”还没有下班,大家就在商量着今晚要怎么过。莫言的桌子就在门口边上,身旁就放着…[详细]

行家:尖椒时间:2011年12月21日 十月的天都有那么冷了,打开的窗户突突地冒着雾气,像是从哪个工业区漏出来的未知气体,喷在前面同学的脑袋上,弥漫浓浓的雾气,五米外的事物都罩在白雾里看不清。爱漂亮的女生都不想穿太多,看起来像企鹅一样,一摇一摆,所以感冒就没停过,每节课都有几个同学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然后病毒就不断地在空气中传播。“哪!”钟海递过来一包心相印纸,纸张有点硬,擦头鼻头微微的疼,宋燕燕皱起了眉头。“谢谢,这几天好多人都感冒了呢…[详细]

行家:傲骨竹香时间:2011年12月18日 爱情随风飘散的爱情文/傲骨竹香盛夏,百花盛开,因为雨的滋润万物茁壮而努力的伸展。彩蝶喜欢这样的季节,虽然烈日炎炎,强烈的紫外线能把她雪白的肌肤晒得黝黑。只是这些彩蝶不曾惧怕,她更喜欢穿上裙子穿梭在周边的大街小巷,彩蝶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了她美丽的倩影。彩蝶尤爱一条碎花摆褶【zhe】没膝长裙,这条裙子已经陪她几个年头,虽然样式过时,但每年盛夏时节彩蝶都要穿上它,彩蝶知道这条裙子对她的意义,关于一段飘荡的…[详细]

行家:秦金海时间:2011年12月11日 那些未被你真正入编的爱情,也许才是爱情不曾着装前的模样。 匆忙来去的人们,为了做一个恋人,为了得到一个恋人,各自一段忙碌的青春,经营或者怀念…… …[详细]

行家:郑亚芹_子墨时间:2011年12月07日 离异男女我仅仅是你爱情里那滴雨文/子墨舞蝶春天不回来。霞终于答应离婚了。经历了一年多的纠缠,霞被伤得体无完肤,虽然她那么努力争取鹏回到她身边,然而换来的却是鹏更多的轻视和折磨,爱了,散了,霞已经习惯不再流泪,因为泪水已经流干。霞仅仅是鹏爱情里的那滴雨,干涸的时候为他滋润过心灵,从此不留一丝痕迹。霞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一家杂志社,与小她三岁的鹏日久生情,两人终于走到了婚姻的殿堂。鉴于夫妻在同一个单位有诸…[详细]

行家:秦金海时间:2011年11月29日 2010年的2月14日,是中国的农历春节。当春节偶遇情人节,多少孤独而寂莫的灵魂,会期待一场风花雪月。很多人,便去了云南,大理、丽江、束河、香格里拉、昆明。那里四季如春。幸运的人,会邂逅另一个孤独而寂寞的灵魂,哪怕没有未来,在相遇里绽放,如烟火般璀璨后寂灭——我虽传统,居然也同意。…[详细]

行家:郑亚芹_子墨时间:2011年11月24日 城里(小说)城里的月光文/子墨舞蝶(一)彦青懒洋洋地躺在秸秆堆上,头顶的繁星闪烁,月光轻柔地洒在身上。乡村里的夜很静谧,耳畔有虫子的呢喃,不知道谁家的狗不时地狂吠几声,惊扰了夜的清幽。清新的风吹过,花香夹杂着叶子的味道,然而一切在彦青心里都变淡变远......“瞧瞧你那没出息的彦青,整天吊儿郎当,别指望跟我家亮子比!”“你家亮子有啥了不起的,大学生咋了,大学生一样找不到工作回家来种地!”“你说的是…[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1月21日 后来大宋北伐灭掉北汉,已经40多岁的杨继业同夫人佘赛花深明大义一起归附了大宋。说起来这里还有一段趣事呢,上次盗麦子事件之后杨继业和折赛花,互相仰慕,辽国述律太后出面,和夏国国主李继迁讲和,北汉和西夏互通友好,折赛花和杨继业这一对有情人结成了姻缘。两人拜堂成亲这一天热闹非凡。图片1却说这新房是杨继业自己亲手布置的。拜天地吃喜酒过后,杨继业折赛花在众人的簇拥下被推进了洞房,洞房内胳膊粗的四只大红蜡被燃…[详细]

行家:郑亚芹_子墨时间:2011年11月21日 一辈子爱一个人的地老天荒文/子墨舞蝶喜欢看海,看那潮起潮落,跌宕起伏的是情感,多少心事随涛而去。如若执子之手,与子同游,就会在绵软的风景里,改变了看海的心情。而今一个人,曲倦灯残,人意阑珊,婚姻里的往事如风,谁会陪你到最后,只听到了海的呜咽,灼热的眼泪融入无尽的凝望里。或许说是一场艳遇。紫萱是个很自我的人,在她24岁的时候,她的一个朋友跟她开玩笑,如果你那么喜欢大海,去海边寻找一次艳遇吧。当时紫萱…[详细]

行家:傲骨竹香时间:2011年11月20日 爱不爱就散了吧文/傲骨竹香如果真正爱过一个人,相信这份爱是幸福的;如果内心真的没有了爱,我相信这个人他活得已然失去灵魂。人不能没有爱,人也一直在追寻形形色色的爱,朋友间,家人间,爱人间,串起了心中一份份最幸福的港湾。只是对于一些人,这样的港湾是遥远不可及。而浩天便是属于这类人群里。终日陪伴他的除了网络里的闲聊,便是那一包又一包的香烟。浩天喜欢在午夜时分点燃一根烟,随即再播放几首悲凉凄美的歌曲,烟圈…[详细]

行家:傲骨竹香时间:2011年11月20日 生命过客我的生命你曾来过文/傲骨竹香【一】亭台楼阁,湖水荡漾,杨柳青青,百花争艳,阳光明媚。这样的美景,怎不让人心神气爽。只见公园亭子内,王敏却是眼神迷离,极力向四周张望,痴痴一站就是个把钟头。腿木了,眼酸了,她继续守望,王敏这是怎么了?暮色渐沉,王敏亭内一呆几乎一天,肚子唱起小曲,等候的失望——使她衍生出满腹纠结,满眼失望。那个赴约的人一直未来,他叫军凯,浓眉大眼,直挺挺的腰板,透出几分刚毅,人…[详细]

行家:郑亚芹_子墨时间:2011年11月17日 愤怒的情人『愤怒的情人』文/子墨舞蝶序:但愿这个故事能够让我们每一个人都知道,一定要珍惜能够与你建立家庭的那个人,用一生的爱来经营我们的婚姻。午夜,涵冰听着汤潮那首《愤怒的情人》,心黯然。莫名的伤感,曾经的承诺,曾经的等待,曾经的爱情荡湖,皆成云烟,于是心碎了,心似潮水,有梦擦过眼帘。“愤怒的情人哭了,她的心儿碎了,爱的人却丢了,他的心被伤了,天变成了灰色”。歌曲赋予的意境让涵冰的夜,幽怨而清冷。…[详细]

行家:张玉兰_思文时间:2011年11月14日 这是一段人和鼋鱼的美丽爱情故事的传说:有一天一个小伙子担担突然遇到一个胖胖的、园园的姑娘,腿短短的,挎着一个菜篮子艰难地走着。胖姑娘见到担担挑着菜筐,就对他说:“你看我都走不动了,你挑着我行吗?”担担看看胖姑娘为难地说“我这多菜没办法挑你啊!”胖姑娘说我有办法,于是胖姑娘就把担担的一个菜篮子里的菜放到另一个菜篮子里,然后自己坐进了另一个箩筐里,说声可以走了。 …[详细]

行家:梁迎春时间:2011年10月28日 亲爱的朋友们!是男人的,你会选择做蜈蚣、螃蟹、还是耗子呢?还是另有所选呢?是女人的,你会喜欢哪一类型的男人呢? …[详细]

行家:郑亚芹_子墨时间:2011年10月21日 流年拾花你是我望不穿的水文/子墨舞蝶花隐情殇。凝望窗外浓重的夜色,心漆黑得如墨浸染。忧伤有时候会吞噬我,让绝望的感觉痛到骨髓。我听到了花碎的声音。其实很想念那个身着碎花长裙,于舒缓的风里托腮深思,将满纸心事寄语蔚蓝的天空的我。那个时候,莺歌燕舞,芳草凝翠,天空白云悠悠,我的世界很纯净,喜欢与不喜欢,都随我心性。我可以为一只麻雀哭泣,也可以为一朵花开而欢喜,单纯的眼神,率直的个性,总有幸福的感觉。他…[详细]

行家:郑亚芹_子墨时间:2011年10月21日 家有房子才会有家的感觉文/子墨舞蝶一女友搬到大房子了邀请我去做客,我问她买新房了吗?女友说不是。女友有一套两居室住房,可是生活富裕了都想住大房子,而居高不下的房价让买房也成了奢望,于是女友将自己的两居室出租了出去,自己租了一套三居室,出租房跟租房相差三百元,女友说自己一个月花三百元住上大房子感觉很幸福。我说自己有房子干嘛非要去租房住呢?女友说我观念陈旧不会享受生活,现在都流行裸婚了谁还在乎住的房子…[详细]

行家:郑亚芹_子墨时间:2011年10月21日 爱的迷失难忘你云一般的模样文/子墨舞蝶夕阳西下,落日的余辉倾洒在明野的身上,柔柔的。山风吹过,带来花香,沁人心脾。抬头望云,那变幻的云朵编织着谁的梦想。栀子花开伊未归,怀念,你云一般的模样。明野喜欢在这样的时候开着自己那辆吉普车来登山。不想爬多高,只是喜欢坐在山石上吹飘着山花香味的风,静静地想念若云,想念她云一般的模样,想念她那浅笑低吟,想念她那淡淡的体香。不知道此时远在异国他乡的若云,是不是也在…[详细]

行家:郑亚芹_子墨时间:2011年10月21日 我的爱我做主(小说)城里的月光文/子墨舞蝶(一)彦青懒洋洋地躺在秸秆堆上,头顶的繁星闪烁,月光轻柔地洒在身上。乡村里的夜很静谧,耳畔有虫子的呢喃,不知道谁家的狗不时地狂吠几声,惊扰了夜的清幽。清新的风吹过,花香夹杂着叶子的味道,然而一切在彦青心里都变淡变远......“瞧瞧你那没出息的彦青,整天吊儿郎当,别指望跟我家亮子比!”“你家亮子有啥了不起的,大学生咋了,大学生一样找不到工作回家来种地!”“…[详细]

行家:吚人时间:2011年10月19日 文/吚亾许梦,为了一个她爱的男人,不惜跪在她面前求他不要抛弃她。可最后,男人还是离开了她。并没有因为她的下跪而心软,因为他已经下定决心离开她了。所以,无论许梦如何求他,他也不会再回头了。我想说:“许梦,为何你爱得这么没有骨气呢?为了挽回一个男人,你不惜牺牲自己的尊严向他下跪求爱?我问你到底值不值得呢?后来,听说,男人还是走了,你到底是傻还是笨?是痴还是呆?爱一个人不是这么爱的,虽然是发自内心。但不…[详细]

行家:郑亚芹_子墨时间:2011年10月19日 相遇是缘那一夜,我们不期而遇文/子墨舞蝶夜晚,属于我的总是孤寂,我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没有太多的欢喜或者悲伤。滴答的钟声敲打着寂寞的玻璃窗,我慵懒地靠在电脑椅上,欣赏我钟情的文字,常常这样,在文字的芳菲里,我忘记时光。突然有QQ头像闪动,我有些惊讶。因为没有几个好友,我习惯隐身,基本不找人说话,也没有人主动跟我说话,我在线与不在线,没有人关心,所以当那个陌生的QQ名字跟我打招呼后,我的夜晚竟然一下…[详细]